16.C16

    043

    *

    蔚蔚发了条微信,说是遇到大学同学晚上要一起去逛外滩,先溜了。

    姜棠跟着ace一群人进到聚餐的地方的时候,dct一群人已经热热闹闹喧嚷着点菜了。ace和dct,一个新秀战队,一个老牌明星,但都是周蔚的——怎么说,用论坛里的话说,是周蔚的嫡系,关系很亲近。

    本身知名的电竞战队基地大多数都在s市,在b市的他们两家,又住隔壁,自然亲密。

    而且whyme还是dct青训营培养出来的选手。

    一进门dct那几个男孩子齐刷刷抬头打量她:“卧|槽有妹子?”

    kant抬眼:“我的。”

    dct的fire火火就开始满嘴跑火车了:“兄弟可以啊,牛批!”

    姜棠不知道一顿饭究竟是怎么在这群电竞男孩的骚话和调侃中吃完的。

    到了后面他们就开始拼酒,梦帅先起头:“这杯酒给阿樾啊,庆祝我们阿樾满十八岁就——就牛批好吧?”

    kant看了姜棠一眼,一言不发地喝了梦帅那满满一杯酒。

    ace一点也不稳重的队长tranquil也来:“庆祝一下阿樾一下子就泡到女神——呸,哎呀,当我没说,庆祝今天阿樾差点吃鸡,好吧?”

    kant又喝了那杯酒。

    其他人都哄笑起来,跃跃欲试要抓住机会调戏他。

    姜棠坐在他身边。他接连喝了几杯酒。

    电竞选手需要很强的控制力,很多人其实都不会喝酒。而且他年纪那么小。

    姜棠明显感觉到他已经有点晕了,表现就是他撑着下巴,总是侧过头来看她,虽然还是没什么表情,可总是无辜地眨眼睛。

    睫毛很长。这个睫毛精。

    姜棠总要联想到木心的俳句,“小小红蜻蜓的纤丽/使我安谧地一惊/与我口唇相聚三厘米的/还只是奢望”。

    她觉得心脏的位置软成一团,稀里糊涂。

    catt再一次举杯“庆祝前几天阿樾一波天秀”的时候,姜棠终于忍不住开口:“我替他喝吧,他要醉了。”

    她站起来接过catt那斟得很满的一杯酒,一口喝尽。catt和旁边的tze互相对视一眼,眼睛里都是“哇哦”的惊叹:“……可以的。”

    tze感叹:“牛批。”

    梦帅“哎”了一声:“别玩了别玩了,阿樾待会儿醒了跟你拼命。”

    catt:“谁先开头的?是谁先开始的?”

    姜棠不知道自己做得对不对。kant偏过头静静地注视她,她解读不出究竟是什么情绪。她凑近一点,柔声说:“你不要喝太多酒,好不好?”

    他点头,不知道有没有听懂,反正很无辜的样子。

    一切都很平静,直到whyme突然摔碗:“握草,不吃了!草草草,狗粮撑死我了!”

    他假装委屈地伏在桌子上哭起来。

    其他几个人都装模作样哄他。

    “哎呀,天天,这种日子要习惯啦……”

    “天天都需要你爱~我的心思由你猜~”

    “天儿,你心理承受能力不行啦,要阿樾多锻炼你。”

    “我们长得丑的人就是这样的啦,要适应好吧?”

    有一个幽幽地说:“电子竞技,帅是第一。”

    梦帅作总结发言:“we all have been slain(我方被击杀)。”

    044

    电竞男孩的夜生活很丰富,吃完饭要去唱歌,吵吵嚷嚷。姜棠要回酒店,跟他们在门口告别。kant一直没有说话,姜棠温柔地跟他说再见的时候,他才出声:“我送你。”

    他看起来,眼神挺清明的,酒已经醒了大半。

    其他人都心照不宣地“yoooo”起来。kant警告地看他们一眼,转身跟着姜棠走了。

    酒店不远,就在国展附近,dct和ace定的酒店应该也都在附近。顺着马路慢慢往酒店走,路灯温暖的光线透过香樟高大清朗的树影筛下来,在地上洒下星星点点的光斑。扑面而来的夜风清凉湿润,姜棠侧头看走在自己左边的kant。

    她尝试开口:“你头还晕不晕呀?”

    他摇了摇头。

    姜棠拿他没办法:“你为什么话这么少啊?能不能和我多聊两句呀?”

    他还认真思考了一下,说:“好。”

    “……”

    姜棠踩着地砖的边线,一只手抱着胖熊猫,一边有一句没有一句地说话:“你要多说话,不要对队友那么凶啊,知道吗?”

    “你会不会觉得我很烦啊……我有的时候话很多的。你不要烦好不好?”

    “没有,不会。”他低着头,侧过来看姜棠的眼神,看起来很温柔。跟那种,冷漠厌世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觉得我好像,很久以前就认识你了。今天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姜棠看见他好像笑了一下。

    “是。”

    “我要怎么叫你呀?林樾?你知不知道我的名字?我叫姜棠,就是,生姜的姜,海棠的棠。……我觉得跟你说这些,好像没有必要。可是我又很想跟你说话……”她絮絮叨叨。

    “林樾,你在听我说话吗?你们是不是明天又要回b市了?”

    “明天上午的航班。”

    “你们每天训练,会不会很累?我是说,我之前看到有报道说,你们每天要训练十五六个小时。凌晨一两点点才睡觉,平时还要打训练赛,是不是?”

    他想了想,说:“还好,都习惯了,不累。”

    “那你还是要早点休息呀。你待会儿回酒店了,要记得煮一点醒酒茶,或者热点牛奶喝也行。睡觉之前要喝一点热牛奶,会舒服一点,好不好?你们回b市了,是不是马上又有比赛?”

    “是。马上要新赛季了。”

    就这么漫无目的地顺着街道走,聊一些根本不重要的话题。

    到了酒店门口,姜棠把眉毛秀气地皱起来,轻声说:“那我就到这里啦,你回去吧。”

    “要记得煮点牛奶哦。要好好休息,知道吗?”

    他点了点头,轻轻抬手,碰了碰面前姑娘的头发,然后满足地笑起来:“再见。”

    姜棠说话语气很温柔,喜欢问“好不好”和“知道吗”,尾音柔软地低下来,就像撒娇一样,诚恳又亲密的样子,像在哄小朋友。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姜棠的心脏就牵扯出温柔绵密的心软来,说话总是像哄小朋友。姜棠漫无边际地想,也是因为他年纪小啊。

    年纪那么小,比她要小三岁,又一副不爱说话不爱交际的样子,就像一个小朋友,还装得酷酷的。

    姜棠转身往酒店大堂走,到了门口,又回头看他。他还站在原地,婆娑的树影筛下脉脉的光辉,镀在他身上。

    他那么高,身上有种少年人充满希望的清瘦,其实并不是什么惹人怜爱的小朋友。

    姜棠招手,笑着说:“那再见了,记得要喝牛奶,好不好?”

    他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