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修真小说 > 美人如花剑如虹 > 第17章 请君入瓮

第17章 请君入瓮

    “好啊!清风寨这群毛贼,明的干不过,给我来阴的!”邢昊天在正堂中大怒道。地上,那只被他摔碎的茶碗还兀自冒着热气。“爹,交给我吧,我带庄丁去踏平清风寨!”老大邢天枢道。“奇怪,我七星庄有八卦阵首付,清风寨的山匪是怎么进来的?”邢玉衡疑惑道。“我查过了,门前组成大阵的石堆有人动过。大阵被人破坏了。”邢天璇道。“啊?!这是有内鬼!”邢昊天惊叫道。宋剑虹道“老庄主,贵庄突生变故,都是由宋某而起。如今宋某伤已经养的好了,现在也该走了。”“宋公子,你千万不要这样想。宋将军曾对我有大恩,这里就是你的家!”邢昊天一听宋剑虹要走,激动的白胡子都有些颤抖。宋剑虹起身道抱拳道“老庄主义薄云天,宋某不剩感激。只是宋某散漫惯了。喜欢纵情江湖,无拘无束,现在宋某也该走了。”见宋剑虹去意已决,邢昊天不好再挽留,下令明日设庄宴,给宋剑虹践行。

    翌日,天刚微微亮,庄丁就开始锤牛杀猪,整办宴席。邢天枢在宋剑虹指导下重新布置了八阵图。重新布设的大阵将乾、坤两门互换,八门相互勾连,按日月星辰变化而不断运转,至此,此阵由死阵变成了活阵。邢天枢看着气象一新的八阵图由衷赞叹道“宋公子不仅箭法精绝,排兵布阵的本事也是独步天下啊!”宋剑虹苦笑道“如今奸臣当道,有通天的本事也只得流落江湖,更何况我本不喜欢庙堂之高。”“哈哈,人各有志!我倒是愿意入朝为官,为君分忧!”邢天枢笑到。

    这边七星山庄紧锣密鼓的准备着晚宴,那边暗地里,杀手们已经得到:‘务必将将宋剑虹在七星山庄结果。’的命令。于是一明一暗,两边都在紧张准备着。

    是夜,七星山庄张灯结彩。庄宴是七星山庄最高规格的宴席,一般只在中秋和过年两个节日才会办。大堂上,老庄主邢昊天坐在主位,左手是邢天枢,邢玉衡,邢天璇。右手是邢天权,邢瑶光在宋剑虹上下手相陪。邢昊天用洪亮的嗓音叫声“开宴!”庄丁端着各色菜蔬鱼贯而入。有山上打的山鸡,林中套的狍子,深潭捞的白鱼,天上射下的大雁。各色牛羊肉,各色素菜瓜果一一端上。宋剑虹见邢昊天竟设这样庄重的宴席来为自己践行,心中不胜感激。端杯站起身道“宋某先前得老庄主救命之恩未报,日后但有用的宋某处,刀山火海在所不辞!”说完将酒一饮而尽。邢昊天等人也端杯,陪饮一杯。邢家五兄弟轮番把盏,一时间劝酒声,嬉笑声,酒杯划拳声不绝于耳。瑶光在一边暗暗担心,本知道宋剑虹好酒,没想到这么能喝。眼见一杯一杯又一杯,车轮一般不停把盏,再这么下去,假戏可就成真唱了。于是端起一杯茶,起身走向宋剑虹道“宋公子大病初愈,不能饮酒太多。瑶光以茶代酒敬宋公子一杯。喝完这一杯就回房休息吧。”宋剑虹不知是真醉了,还是配合瑶光演戏,一双迷离的醉眼,盯着瑶光瞧了半天才认出来,把瑶光看的桃腮绯红,不禁低下了头。宋剑虹摇晃端着酒杯着站起身,道“这些天,都是瑶光小姐为我医治。大恩不言谢,宋某先干了这杯!”说完,一口将杯中酒干了。喝完,身子摇晃,就要向前栽倒。瑶光赶忙上前架住,对邢昊天道“爹爹,宋公子喝多了,我送他回房间去。”邢昊天点头道,“也好,送宋公子回房休息吧。”却说,瑶光一个女孩子送宋剑虹回房多少要顾虑些男女大防。原来,邢昊天看中宋剑虹少年英雄,有意将瑶光许配给他,只是此时时机还未成熟,故而还没有说破。见宋剑虹要走,邢天枢站起身来拦下道“宋兄,今日指点八阵图阵法让兄弟眼界大开,兄弟要好好敬你一杯。”瑶光焦急道“大哥!宋公子今天喝的不少了,不能再喝了!”宋剑虹却摆手道“天枢兄敬的酒一定要喝!”“好,宋总果然海量。兄弟近来得了一套醉八仙玉盏,一套八杯,盏盏不同。宋总可愿意试试?”宋剑虹一听来了兴趣,道“哦?有如此精致的酒杯,不喝一杯是人生一大憾事!”邢天枢拍了拍手,下人端上来一套绿玉酒杯。只见每个杯子都有三寸来高,上是杯斗,下面各有一仙。或行或卧,或骑毛驴,或拄铁拐托其形各异,都用一只手托举着酒杯,煞是精致。杯子是用整块玉镂刻雕成,在灯光照耀下,透出温润的光晕。一时间,整个大堂中的众人都杯这套绿玉杯吸引住了目光。邢天枢拿酒,一杯接一杯的将八杯倒满。对宋剑虹道“宋总,请!”瑶光没想到会又生变故,宋剑虹已经喝的不少,若是把这八杯再喝了只怕今晚要不省人事了。待欲劝时,宋剑虹已经把雕有吕洞宾的酒杯端起来,细细把玩一阵后,一口将酒干了。饮完吕洞宾,次饮张果老,接着一杯韩湘子。最后一杯何仙姑刚端起要喝,却杯瑶光劈手夺下道“何仙姑宋公子就不要沾惹了。”说完一口将酒喝了。喝完这七杯酒,瑶光扶着一摇一晃的宋剑虹回了房间,服侍他躺床上之后就回自己湖边小楼休息了。

    夜深了,月亮在淡薄的云中忽隐忽现。湖中的青蛙叫了半夜,此时也蹲在荷叶上睡着了。湖边,宋剑虹住的房中,早已一片漆黑。忽然,几个黑影从湖水中钻了出来,吓得青蛙纷纷从荷叶上跳入湖中。黑影从水中钻出后在荷叶的掩映下,一路摸到宋剑虹的房前。一个黑影趴在窗子下,用口水沾湿了手捅开窗纸向里张望,只见房间内漆黑一片,再仔细听似乎能听到轻微的鼾声。这个黑影做了个手势,一伙黑影抽出发着寒光的匕首,推开门,直奔宋剑虹窗前扑来!直到床前却猛然发现,床上空无一人!“不好,快撤!”领头的黑影惊呼道。这时,只听一声罗响,屋外大队庄丁拿着火把,持着戒刀涌入房中。“拿下,要活的!”邢昊天的声音在门在外响起。几个黑影对视一眼,各拿匕首向自己脖子抹去。剩下一个,正要自尽时,邢昊天冲入房中,一脚将匕首踢飞。抬头再看那人,竟是新晋账房先生张得水!“来啊,拿下!送入大堂,我要亲自审问!”邢昊天说了一声,转身离开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