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修真小说 > 乾老魔 > 第十四章 强卖

第十四章 强卖

    不过,张乾也没有太过惊愕。

    防御法器的价格,本就比攻击性法器高上许多,而且那邓管事也在旁介绍,此盾别看是中阶法器,但即便是被那高阶法器子母夺魂刀强行攻击,短时间内也完全不会有任何问题。

    待将一干法器全部查看一遍,并测试了一下威力后,张乾不禁陷入了沉思。

    说实话,这些法器对他来说,都是难得的宝物。

    但他身上灵石有限,不可能全部买下,只能从中挑拣几件最为应手的法器。

    张乾想了想,最后做出了决定。

    “选好了?”邓管事见张乾闷不做声,忽然出声问道。

    “好了。”张乾点点头。

    “不知道友打算购买哪件法器?”邓管事似笑非笑道。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张乾闻言,扬手朝子母夺魂刀,烈光镜和魔云盾指了指。

    “你是说要买三件法器?”邓管事神色一怔,心中不禁摇了摇头。

    要知道,这几件法器加起来,可是要两千四百七十块灵石。

    这么一大笔灵石,就算是他,也不可能一下子拿出来的,就更别说一个小小的明气中期修士了。

    所以,邓管事根本不相信张乾所言,脸色渐渐沉了下来。

    他虽说现在无所事事,可也不会陪着一个明气期小修士在这里胡闹。

    若是此人真拿不出这么多灵石来,这邓管事绝不会让张乾好过。

    别说邓管事身后有多宝阁撑腰,就算是他一个筑基期修士,随手杀了张乾,也不可能有人敢找他的麻烦。

    不过,大部分魔道修士做事,基本上师出有名,倒也不会滥杀无辜,

    “可以,那把拿灵石来吧?”邓管事冷声道。

    “前辈,买卖物品,怎么也要还一下价格。这么多灵石,能节省一些的话,对晚辈来说,非常的重要。”张乾深吸了一口气,仗着胆子说道。

    原本买东西还价,是再正常不过了。但如今卖家却是一位筑基期修士,张乾心里还是有些发怵的。

    要不是因为支付的灵石实在太多,他根本不会多费口舌。

    “价格好商量。”邓管事笑了笑道:“但不知你想给多少灵石呢?”

    “前辈的意思是,让晚辈出价?”张乾有些难以置信道。

    “不错,如果邓某觉得合适,这些东西就全部归你所有了。”邓管事点点头,没有一点犹豫。

    “这……”张乾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了,

    不管报多少,他都觉得自己吃亏。可如果给的价格太低,怕这次生意也就做不成了,还真是让人头疼。

    待想了想后,张乾咬了咬牙,心中一横道:“就两千灵石了。”

    “两千?”邓管事眉头紧锁,有些为难了。

    若是两千灵石的话,他也就能够赚到一百块灵石而已。

    这对于两千多块灵石的生意来说,基本上是赔本赚吆喝了。

    不过,邓管事也来了脾气,他就是在赌,张乾根本支付不起如此多的灵石。

    “没问题,但你必须现在把灵石如数的拿出来,且不能用其他物品抵押。”

    张乾闻声,不由得心中大喜。

    原本他以为,自己一下抹掉四百多块灵石,邓管事绝对不会答应,甚至会直接把他轰出去。

    张乾也是存着,再继续和邓管事杀价,尽量的少出些灵石。

    反正他也不是什么大人物,脸面要不要都两可。

    按照他的猜测,这个价格,恐怕多宝阁也赚不到多少灵石了,对方必然会再次提升才对,但这位邓管事居然真的同意下来了。

    这却是让张乾始料未及的。

    张乾怕邓管事反悔,连忙从腰间抽出储物袋,打开袋口往桌上一倒。

    “哗啦”的一阵响动。

    张乾这次为了购买法器,足足往储物袋里装下了两千六百五十块灵石。

    他生怕多给了对方灵石,所以一直留心观察,等数量刚刚好,连忙将储物袋封死,又别在了腰间。

    然后张乾袖子一挥,便将三件法器收进了储物袋。

    过程看似漫长,但却非常的迅捷。而全部过程,自然被邓管事看在眼里。

    只是,邓管事脸上早就没有了之前的轻蔑之色,反而神色呆愣,看着满桌堆成小山般的灵石,甚至有些都滚落到了地上,根本不敢相信一切都是真的。

    虽然邓管事不至于失态,但却也没有了刚刚高高在上的架势。

    “咳咳,等一下。”邓管事终于反应过来,连忙扬手道。

    “这个价格是前辈答应的,前辈身为筑基期修士,不会想反悔吧?”好不容易以低价买到手里,再让张乾拿出来,可就不会那么容易了,即便对方是一位筑基修士也不行。

    “道友误会了。邓某乃是筑基期修士,当然不会有反悔的道理。”邓管事一脸尴尬,赶紧说道:“这几件法器虽说不错,但却不是本阁最好的。如果道友真想购买上好的法器,邓某这里还有几件,不如道友再仔细鉴赏一下如何?”

    邓管事说完这话,自己都觉得脸上火辣。若是让别人知道,他在一名明气中期修士面前这样两面三刀,恐怕老脸都要丢尽了。

    可今天若是让张乾就这样离去,他也就吃了大亏。

    虽说不至于丢了管事的身份,怕也要受到一些责罚。

    “多谢前辈。不过,晚辈已经购买了法器,不想再更换了。”张乾心中偷笑,但脸上却一本正经的回道。

    “不行,你必须要看。”邓管事脸色阴沉下来,好似能够结出霜来,让张乾看了,不禁浑身打颤。

    “那晚辈就先看一下。”张乾心惊胆战,一位筑基期修士的怒火,他可是不敢招惹的。

    但话一出口,张乾又有些后悔了。

    他一下购买了三件法器,已经是绰绰有余,根本没有必要再多上一件。

    只是邓管事在那里虎视眈眈,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了,张乾吓得咽了口唾沫,想要反悔,但却没有敢开口。

    “这还差不多。”邓管事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一伸手,从储物袋里取出两只玉盒来。

    “啪啪”两声,玉盒被邓管事挥手打开。

    张乾往其中瞥了一眼,见左侧玉盒里放置着一对金环,右侧玉盒里,则是一张符篆。

    “这是……”

    “这对金环名为阴阳双环,一只为阴,一只为阳,威力极大。至于那符篆,则是一张雷暴符,一经激发,便会释放出狂暴的雷电之力,是邓某从一名正道修士手里所得,筑基期以下修士,一旦被陷入狂暴的雷电之中,绝对是有死无生的下场。”邓管事嘿嘿一笑,抬眼瞅了瞅张乾,问道:“怎么样?这两件宝物,道友可还看得上。”

    “前辈所取出的宝物,自然是精品无疑了,但不知道这两件宝物价值几何?”张乾强挤出一丝笑容,试探地问道。

    “不贵。这件阴阳双环,只要九百灵石。而这张雷暴符,也才七百灵石罢了。”邓管事随口说道。

    “什么!”听了这话,张乾嘴巴张的绝对能够塞进一个鸡蛋,一脸的惊愕。

    那件阴阳双环乃是高阶法器,九百灵石的价格倒也说得过去。可只是一张符篆的价格,居然能够和高阶法器媲美。

    关键是,符篆还是一次性的消耗品,只要抛出去,就相当于一下扔掉了七百块灵石,这也实在太奢侈了。

    虽说邓管事把雷暴符说的威力无穷,但他可不知道到底是真是假。

    万一被蒙了话,那张乾可就亏大了。

    而最最重要的是,他储物袋里的灵石,根本就不够买下两件宝物之需了。

    “怎么样?道友究竟想好了没有?”邓管事有些不耐烦了。

    “这个……不瞒前辈,晚辈身上就还剩下六百五十块灵石,多一块晚辈也拿不出来了。”张乾满脸尴尬道。

    “只有六百五十块?”邓管事眼睛盯着张乾,把张乾都要看毛了。

    “前辈大可以自己查看。”张乾也是无奈,只好把储物袋打开,让邓管事瞅了个一眼。

    他心中苦笑不已,今天真是出师不利,居然遇到强卖的事情,而且连储物袋,也要被对方检查,实在是背到家了。

    只是瞅了一眼,邓管事就看了个明白,他紧蹙眉头,气不打一出来,哼道:“把灵石拿来,这雷暴符是你的了。”

    “是,既然交易完了,那晚辈便先走了。”张乾老老实实,把储物袋里的灵石倒了个空,又抖了抖,确定再没有任何余留后,就要立刻转身离开。

    他一刻都不想待在这里了。

    “慢着。”邓管事冷声道。

    “不知前辈还有何吩咐?”张乾身子一颤,腿刚抬起来,又吓得收了回去。

    “你还没有拿符篆。邓某可不想让人说,我欺负小辈。今日的买卖,都是你情我愿,可没有什么强制性的交易。”邓管事声音冰冷道。

    “是,这都是晚辈自愿购买的,跟前辈没有一点关系。”张乾连忙称是,当然也没有忘记把符篆收起来。

    这可是他花了六百多块灵石买的,可不能这么丢了。

    “以后道友如果还有需要。大可以到本阁来,邓某定会给道友一个优惠的价格。”邓管事淡淡一笑,叮嘱了一声。

    “会的。晚辈先告辞了。”张乾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却一百个不愿意,发誓就算打死他,也不会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