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神医毒妃:妖孽王爷欠调教 > 第800章 受伤的小灵兽

第800章 受伤的小灵兽

    黎甄走了进去,叶瑾静静地躺在里面,除了鼻孔还在呼吸证明着这个人还活着之外,其实根本就探查不到任何的生命迹象。只不过北王既然说过有法子救王妃,他自然该相信。

    更何况北王妃叶瑾是何等的人,他心中自然是有数的。她不会轻易的死去,只要还有口气在,没有死绝。他就知道叶瑾总有一日会苏醒过来的,他还得跟着她学习制药术,等着她来点拨自己。

    例行公事的简单给叶瑾施了几针,然后才走了出来,他的态度很是诚恳,神情也表现的十分到位:“回北王和太子殿下的话,北王妃如今身体虚弱,我也不知道她因何原因昏厥,只能暂且施以银针刺穴,来保证北王妃继续予以续命。”

    续命二字,可以说用的是相当的巧妙了。

    夜琰的神情也顿时变得奇怪起来,他的眼神锐利的从身旁夜北的脸上扫过。夜北的神情如初,依旧那般冷心冷情,仿佛成仙了一般模样。

    他可记得之前夜北又纳了一房夫人景夫人,看来此番也是真的对叶瑾没有任何多余的心思了。男人,大多都是如此。他还真当他们夜家出了怎样的一个痴情种,现在来看,也不过是如此罢了。

    他站起身来,“皇弟,事已至此,你也节哀!”这几个字说的倒是相当的得体的,任由谁都挑不出任何的错处来。更何况他作为兄长,这番话也说的十分合情合理了。

    夜北点点头:“多谢王兄关心!”

    几个字,代表着冷漠。

    夜琰此时对他的任何表现都十分的正常了,他叹息一声,目光从帘子内躺着的女人身上划过,最后落在一边的无情身上,倒是颇有几分意有所指的意思:“你好好照顾北王妃!”

    然后他就起身走了出去。

    等到他离开了府邸,他们所有的人才彻底放松下来。尤其是无价,他身体僵硬的抬起手来,轻轻地碰了碰自己脸上的**,这面具是临时做的,质量当真是很差了,他要是在多说几个字,只怕这快面具就会当场滑落了,可以说的是刚刚那一幕太过惊险刺激了。

    “我的天,终于走了,我也得松口气了。”

    无价撕开面具后,大口的喘气,刚刚真的是紧张的连大气都不敢喘下。生怕会露馅啊!

    无情已经收起那副冷清的模样,她看向无价:“既然你心心念念的护着你的王妃主子,那么你最好护好,护她一辈子,否则我总有机会不会放过她的。”说完她就气冲冲的离开了,想到刚刚夜琰看她的眼神,她就觉得浑身都在犯着恶心。

    小草听见她的话,顿时想要上前跟她理论,却被无价抓住了手臂,拦下了她的举动,“她怎样的人,你何需跟她计较!”

    “更何况她爱慕王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从来没有害过王妃主子已经是她的底线,她如今过过嘴瘾,你何必跟她计较!”

    无价说道。

    小草忍不住轻哼哼的说道:“你这意思是觉得怪的是我喽?”

    “小草,你别无理取闹!”

    无价忍不住颦眉说道。

    小草心里觉得不舒服,此番又觉得无价这样跟她对着来,心里的不舒服更加大了。她憋着眼泪,眼眶都红了,还想在说些什么,就被一边的北雁拽住了手臂:“小草。”

    无价已经收敛了神色,他本来就不是内心深沉的人,可是此刻他的表情却十分的深沉,仿佛心中憋着什么事情,很难受的样子。

    黎甄见到这群人没有叶瑾,和夜北就跟没有了主心骨一样,心里也有几分唏嘘,作为长者,他不得不开口说上几句话似的:“既然事已至此,你们这样难受,吵架,岂不是正好让那些仇人们看笑话吗?我们得好好的,相信北王可以将王妃带回来。”

    北雁立即赞同的点点头:“对,我们要相信王爷,也要相信王妃主子。”

    叶瑾,夜北还有叶徊,三人随着叶徊所说的见到灵兽的地方走去。

    这是个可以包容万物的地方,恐怕只有叶瑾想不到的,没有她们见不到的东西。很快他们就真的见到了灵兽。

    灵兽的形状有些类似鹿状,只不过却有三头角,那几个灵兽见到有人来,顿时哄散开来。唯独有头小灵兽非但没有跑,反而慢悠悠地歪着脑袋朝着叶瑾走了过来。

    身边发出那些灵兽在嘶喊的声音,很明显是它们是在着急这头小灵兽。

    那几头灵兽都是年长的,唯独这头小灵兽在里面最小,而且也最天真无邪。叶瑾看着它那双水水的大眼睛,也忍不住被它给萌到了,蹲下身来,向着它招了招手,想要让它走过来。

    小灵兽似乎能感应到她的召唤,竟然真的步履蹒跚地走了过来,它一边走,一边歪着头好奇地看着叶瑾,似乎在猜她是谁呢?

    不过那小模样到底当真十分的可爱,那小灵兽朝着叶瑾越来越近,最后停在了她的面前。它张开嘴,伸出粉色的小舌头来,在叶瑾的手上轻轻的舔了舔,模样当真是可爱极了。

    叶瑾忍不住站起身来,想要去摸它的脑袋。可是灵兽却像是突然意识到攻击似的,急忙的躲开来,甚至抬起它的前肢狠狠地朝着叶瑾踢了过来。

    夜北下一秒就将叶瑾抱开来,而叶徊则立刻氤氲起灵力来,朝着小灵兽的脑袋打了过去。

    小灵兽顿时嘶鸣一声,然后歪倒在地上,它的嘴角不断地泛出血迹来,看样子十分的痛苦,四周都开始响彻灵兽门的嚎叫声,那些声音似乎在控诉着什么。

    叶瑾也愣住了,看向叶徊:“小徊,你在做什么?”

    “我,我”叶徊看着自己的双手,双眼无神的回头看向叶瑾,他瞧见了叶瑾眼中那抹明显的失望,可是虽然刚刚是这头小灵兽想要攻击叶瑾,但是根本没有伤害到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会突然做出这样的举动。一切来的太快,而叶瑾眼睛的失望又刺痛了他,他退后两步,满眼颓败的看向叶瑾:“我,是它,它要伤害你,我救了你,你怎么可以用这样的眼神来看我!”

    他忍不住控诉道,自己仿佛是那个最委屈的人。

    叶瑾总算是明白她一直觉得叶徊哪里不对了,是情绪,还有眼神,那都不是她熟悉的叶徊了。只不过现在她没有心思来深究这些,她迅速走到小灵兽的身边,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枚上品丹药来,喂它吃下。这是她身上残留的最后一枚丹药了,恢复记忆到现在,她根本就没来及的炼制丹药,所以接下来在有任何的事情,她也没有丹药在可以自保。

    夜北心疼地看向她:“它只是一头灵兽。”

    “可是这头小灵兽分明是那群灵兽的希望!”

    她抬眼,眼睛和眼前的几头灵兽对视,它们的眼神十分的平静,可是里面却全部都是恨意。很明显它们是这群灵兽的头目,它们冷静,而又充满恨意的看着她,显然是将她当作了仇敌。

    “你猜这些灵兽会不会攻击我们?”

    叶瑾看向夜北,轻声问道。她的声音里依旧夹杂着轻快,似乎丝毫没有为这件事苦恼一样。

    只不过夜北却明白,此刻她的心底里很紧张,只不过她现在想要缓和自己的情绪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