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8章

    第1488章

    就在这时候夏欢欢突然目光一冷,郁殷抱着夏欢欢的时候道,“你跟她先走,”夏欢欢点了点头,直接让郁殷下怪兽,郁殷离开后,这宫莳萝微微一愣,看了看离去的郁殷,不知道出什么事情了?

    “是不是有着什么事情发生了?”宫莳萝开口道,“难道是这宫承恩来了吗?这王八蛋还真是明着要不到,就想办法来抢东西了,为了那女人可当真是无所不用其极,”说着的时候,宫莳萝脸色都扭曲了。

    “我们要不要在这等着他?”看着夏欢欢的时候有点担心,不知道这郁殷现在是不是可以脱身回来,要知道宫承恩身边一定不仅仅是他一个七级能力者而已,听到这话的时候,夏欢欢看了看这宫莳萝。

    “放心让我们想走,不过是觉得耽搁了我们的路程,在有知道我不喜欢血,”看着宫莳萝的时候夏欢欢开口道,听到了话宫莳萝微微一愣的看了看夏欢欢,看了看夏欢欢的时候疑惑了起来。

    “你害怕血吗?”反正她觉得不像,听到这话的时候,夏欢欢看了看这宫莳萝,“难道我说错了吗?”宫莳萝又重复了一句,难道自己说错了吗?

    “不是说错了,而是用错了词汇,我不喜欢血,可是却代表我害怕血,害怕是恐惧,不喜欢仅仅是因为不喜欢而已,”夏欢欢不太喜欢血,无论是任何的时候都一样,因为很多的情况下,血就是死亡的代表。

    在死亡面前她是不喜欢血的,可却又会在某些时候,感觉道血液可以给自己带来兴奋的感觉,这种感觉也不好,“不喜欢,记住可以不喜欢,却不可以恐惧,因为恐惧了你就很难战胜,”

    夏欢欢才会让自己不喜欢血,而不是恐惧血,听到这话的时候,宫莳萝看了看夏欢欢,在看着夏欢欢的时候点了点头道,“恐惧血吗?我知道了”

    二人在这聊天,另外一边的时候,郁殷看着追来的人,并没有手下留情就杀掉了,现在好在是宫承恩觉得,一个四级的保镖,主人也不可能厉害道什么地方去,就找了一个六级能力者,来杀人。

    因为他觉得主人最多也就六级罢了,可却没想到有来无回,来了的人压根就没有在回去了,面对这一点宫承恩也是措意,收到消息后就骑怪兽去现场,仅仅是发现一些血迹而已,尸体却早已经没有了。

    也不知道是被怪兽拖走了,还是被这郁殷用被的手段弄的尸体都没有剩下了,看着这一切的时候,宫承恩的脸色难看了起来,“给我将这些人找出来,”找出来碎尸万段了,这雪花一定要抢到手。

    “少爷二小姐来消息了,”听到这话的时候,本来脸色扭曲的宫承恩忍不住措意了起来,直接看了看对方给自己的消息,看到后忍不住儗重了起来,若儿那一边有着事情,该死的

    “你们继续追寻雪花,我会宫家”自己现在要回宫家去一趟,心中想着宫若儿的事情,怎么都不放心,宫若儿说着宫莳萝要回来了,想到这贱人他就不高兴,仗着自己对他有恩,一天到晚趾高气昂的恶心。

    而此刻宫承恩要回宫家了,另外一边夏欢欢跟着宫莳萝几个人也是到了这宫家,距离一次的袭击一天了,郁殷几乎可以说是段时间就清理赶回来,在看着不远处的城池后,夏欢欢有点困倦的神色也清醒了过来。

    “前面就是这宫家的地盘了,等到了宫家也就安全了,”看着夏欢欢的时候,宫莳萝开口道,吃下药的她,并没有感觉有着多大特别,可却有着一点可以感觉道,那就是体内的能量波动在不断转换了,让自己可以清晰可见的有着不一样的变化。

    夏欢欢听到后看了看不远处,这哪里是一个家,这压根就是一个城池了,巨大豪华又尊贵,“这可真是气派的很,”回过头看了看郁殷道,“感觉比你的朱雀城还要气派,”看着郁殷的时候笑着道,当然也仅仅是玩笑话而已。

    可这郁殷不高兴了,郁殷看了看不远处,把玩着夏欢欢的秀发道,“那我抢过来怎么样?”看着夏欢欢的时候郁殷开口道,听到这话夏欢欢挑了挑眉的看着对方,不远处坐着的宫莳萝嘴角抽了抽。

    “那个我在,”想告诉夏欢欢自己在,宫莳萝觉得自己有点无语了,当着她的面说着这些话真的好吗?自己可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现在还站在这里听着这些话,你们却如此大声的讨论着,这样真的没有问题吗?

    听到这话夏欢欢看了看对方,“知道你在,好了既然到了,你也该有着自己的容貌,到时候你打算跟别人怎么说我与小白?”看着宫莳萝的时候,夏欢欢挑了挑眉道,丢了一个丹药给对方,让对方吃下恢复容貌。

    听到这话的时候,宫莳萝看了看这夏欢欢,看着夏欢欢的时候叹了一口气道,“就说你救了我,我父亲虽然很多事情偏心,可对我还是不错的,”自己的母亲那一份情还在,现在对方还是会怜惜自己。

    夏欢欢看着宫莳萝的时候道,“你是不是应该很好强的女孩?我可告诉你,有时候太好强了,是会让你自己很吃亏的,恰当的时候,你还是需要服软,不然你会很难办的,”看着宫莳萝的时候,“女孩的武器,”

    要知道服软就是女孩的武器,而此刻在这宫莳萝没有强大的时候,就需要这武器,如果现在她还要用别的去硬拼命的话,那自己也没有办法了,因为这压根就是在作死,也是傻子的作法,自己无能为力。

    听到这话的时候,宫莳萝看了看这夏欢欢,在看着夏欢欢的时候,忍不住笑了笑道,“你说的对,恰当的服软,是可以让我得到好处,可我那庶妹,却更加是发挥的淋漓尽致,我压根就不是对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