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阳间阴差 > 正文 第七百四五章 以卵击石

正文 第七百四五章 以卵击石

    天地元气乃孕育并支撑着整个世间万物的自然之气。无论是道者所使用的道元之气还是相师的相气,都是由这种天地元气转化而成。无论哪一类的修行者,所使用的术法皆由体内的灵气引导天地元气而成。而术法的伤害、作用范围等因素,便由施术者本身能力而定。能力越强者,所能牵引的天地元气便越多,影响便越大。

    李东八方才使出的两道禁忌法咒也是同样的原理,以自身的道元之气,辅以符咒,将周围的天地怨气聚拢过来,形成咒术。而以李东八的能耐,所能御使的天地元气不可估量。但刚才李东八清晰地感觉到了,就在天地元气完全聚集成型之前,忽然就毫无征兆的散开了。一次也就罢了,但一连两道术法均出现了同样的情况,那就不是简单的巧合了。

    紫霄李东八散去手中的印结,微微眯着眼睛,凝望着不远处的紫霄道长,心中暗暗踌躇着。紫霄果真能有掌控天地元气之能以自身的实力,无论以何种方式,都不可能这么轻易地化解那两道禁术。

    并且,目前还不清楚紫霄究竟用了什么样的方式去破解法咒。但连着两道术法间隔时间并不长,没给紫霄任何缓冲的时间,却仍是无法发挥出来。也就是说明李东八先前的推断是错误的

    紫霄能轻易地就破掉自己的咒术,而且没有任何的时间限制。看他神色平常,也不像是耗费了大量体能的样子,恐怕对他也造成不了什么影响。

    命师的能力,当真就如何恐怖?短暂的交手,李东八也没有多大的消耗,可后背却已经湿透。一想到无路自己使用何等的术法,对紫霄都起不了任何作用,李东八心中忽而开始有些慌了起来。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就算自己再继续使用术法,也只是单纯地消耗自身的道元之气罢了,对紫霄造成不了丝毫的影响。若是如此,又如何能击败紫霄?!

    忽然间,一股无力感从李东八心头滋生,内心里充满了绝望。命师之神通如此逆天,哪怕是自己,也压根不是紫霄的对手

    “这么快就发现了,感知很敏锐,不错。”紫霄道长笑意更甚,看着李东八的双眼眯成了一条线,似是十分喜悦一般。

    无论是符、术、法、咒、印,恐怕对他都是无效的李东八没有回应紫霄的话语,而是绞尽脑汁,不停地思索着应敌之法。可思来想去,自己所熟知的任何一种术法,都不会起任何作用。

    他娘的,想这么多,还不如直接冲上去算了实在想不出一个可行的办法,李东八索性把心一横,打算直接上去,以拳脚功夫与其争高低。反正术法没用了,这样的话反而可能有机会打开局面。

    心里虽是这般想着,李东八却也没有立刻付诸行动。眼下步步艰险,可由不得他率性而为。只是,僵持的时间越长,李东八便越为烦躁。体内躁动不安的道元之气不停地乱窜着,这种有力使不出的感觉实在是太憋屈了。

    感受着体内充沛的道元之气,李东八忽然一个激灵,是了也许这才是唯一的办法紫霄虽然能够随意掌控天地元气,却无法控制人体内的道元之气。如果能贴身战斗的话,再辅以可快速释放的术法,兴许便能找到机会!!

    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李东八忽而想明白了紫霄这一连串行动的目的。

    怪不得怪不得紫霄会做出这样的动作想通这一切后,李东八后脊发寒,对紫霄的计谋高明之处深叹不已。近身战斗,恐怕是紫霞唯一的弱点。如若不然,他们一行人中,除却自己外,论修为凌羽最高:论能力,和尚最强。

    这两人的威胁绝对大,但紫霄却偏偏没有针对他们下手,而是让聻鬼出来,逼得夏三绝走上绝境,不得以使用绝命三式,导致如今性命难保这恐怕就是紫霄想要达到的目的,对他来说,夏三绝比其余两人更有威胁性,所以才需要出此下策。

    高明虽阵营不同,但李东八心里仍是难免对紫霄的布局能力暗赞不已。由此想来,要除去紫霄,就只有针对他的弱点下手了。

    一念罢,李东八咬着牙,疯狂地催发体内的道元之气,将其引至四肢百骸。紧握着充满了力量的拳头,关节啪啪作响,双臂肌肉隆起,青筋直冒。所有准备均已妥当,下一刻,只见李东八重重一蹬,朝着紫霄一往无前地冲了过去。

    “终于来了”面对来势汹汹的李东八,紫霄道长却没有任何的惧意。相反的,还带着异常的兴奋表情,像是一直在等到李东八的到来一般。

    两人本来相隔的距离就不远,李东八眨眼间便以冲到了紫霄跟前,奋起一拳,直接便朝紫霄的面门挥了过去。但也不知道是李东八的幻觉亦或者是紫霄术法使然。

    就在李东八出拳之际,忽然间,像是感觉时光的流逝变慢了一般。短短一瞬间,李东八却能清晰地看到紫霄先是从容不迫地将面前的金算盘收回了怀中,紧接着,又在铁拳袭身之前,朝后方跳开。李东八甚至都能看到自己的拳头是贴着紫霄的脸皮挥过的,仅差一点点便能击中。

    瞬间的功夫,在李东八眼里却像是过了数分钟之久。就在紫霄道长避开了拳击后,才感觉到时光流逝恢复了正常。只是,以万钧之势击出的一拳却打空了,李东八一下子没稳住重心,一个踉跄险些没站稳。

    刚一稳住步伐,李东八深呼一口气,立刻又贴了上去。只是,这一击重击仍是和先前一样。虽然自己已经能清楚地预判到了紫霄的走位,可就在一霎那,紫霄又再度如同鬼魅般地躲了开来,每次都是仅此一点。

    “现在的你,无非是以卵击石。”紫霄道长在避开李东八的攻击后,又向后方跳开两步,拉开了距离。缓缓摆出了相门武学独有的起手式,轻声哼笑道:“也该轮到我出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