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其他小说 > 夜夜欢:老婆大人有点暖 > 第2316章 不看我一眼吗

第2316章 不看我一眼吗

    “抱歉,我的语气有些的过了,但是妈,我跟星儿才刚刚结婚,而且我的工作也很忙,所以我希望,你能跟她相处得融洽一些,而不是给我制造不必要的忧心。”时逸估计

    是觉得自己刚刚的语气有些的过激了,所以,赶紧的道歉。“我也是想要你得到更好的照顾啊!星儿她学好了厨艺之后,不就可以好好的管理你的身体了吗?至于茶道,可以提升一下个人气质,她可是要站在站在你身边的女人,总

    不能太差了去。”时母有着自己的考虑在里面,而且听她的意思,好像已经接受了沈星儿是她儿媳妇的这个事实。

    “那也要问过她愿不愿意才行,而不是说把你自己的想法,给强加到她的身上去。”时逸感觉,就这点上,跟母亲有些的说不通。

    “我愿意的啊!”沈星儿在旁出声,而且有些的不安,担心会因为自己的关系,而破坏掉了他们之间的母子感情,这一点,是她完全不愿意见到的。

    时逸低头,看了她一眼,但是没有出声。

    只是冲着母亲道:“这事,我们改天再说,星儿一时回不去,我办公室那边也还有事,你先回家吧!”

    “好,你忙吧!什么时候有空回来一趟。”时母估计是想儿子了,所以

    “等这事处理完了,我就带星儿回去,挂了。”说着,已经把手机,递回给了沈星儿。

    沈星儿气恼的瞪他,觉得他这样的一抽手,自己跟婆婆之间的矛盾,更加的激烈化了。“干嘛这样看我。”时逸没好气的问,自己都还没有跟她生气呢?她却好,竟然还好意思瞪自己,之前,他可是有询问过,是出于什么原因去学的烹饪,可她,就是不给说

    出实情,看来,是把他们之间的约定,给当作了放屁,那就是互不欺瞒。“都是你啦!婆婆一定以为,我这是故意的。”沈星儿噘着嘴,可没有忘记婆婆之前的警告,让她不可告诉时逸是她让自己去学的烹饪,现在可好,一下的全都知道了,她

    一定会以为,是自己故意让时逸接的电话。

    时逸皱眉的看她,“你好像很怕我妈。”

    “废话,那是婆婆耶,你见过几个儿媳妇不怕的啊!”沈星儿翻白眼瞪他。

    可是越来越有夫妻间的那一种互动了,就是会为了一些小事情而争执,或者是各抒己见之类的情况发生。

    “沈星儿,我发现你对我的胆子,倒是挺大的嘛!”时逸的眼眸,危险的眯起。

    “你不是我老公吗?对你胆子都不大,那我在外,还不得要撅起屁股做人啊!”沈星儿今天的脾气很冲,应该是在懊恼他怼了婆婆的事情,感觉是让她感到了为难所致。

    “这倒也是真的。”时逸喜欢她自称自己是她老公,说明这个丫头,那是越来越认清自己的身份了。

    沈星儿不接话,只是大步的走进了一餐厅,没有丝毫要等他的意思。

    一看就知道,这是在生气呢?

    但时逸丝毫不气馁,也不紧张,反而是勾起了唇角,露出了玩味的笑。

    这有能力的男人,就都一样,就算惹了天大的事情,都会觉得对于他来说,是一件很轻易便能解决的事情,其中,也包括了气怒了老婆大人。

    时逸的出现,让大家投了不少的目光,觉得他看起来有些的面熟,但又觉得,他不会是自己所想象中的那个人,毕竟没有那个政府要员,会像他似的随意。

    “生气了啊!”时逸这,完全就是在明知故问。

    “没有,这是菜单,你自己看着点。”说着,气恼的把菜单推给了他。

    “还是你点吧!我相信你的口味。”时逸说着,把菜单推回给她。

    沈星儿见此,倒也不跟他客气,迅速的点好了餐,然后,连看他一眼都不曾,便低头玩起了手机。

    “不看我一眼吗?吃过饭之后,可就又看不到了。”时逸逗趣的道,这小家伙,还挺能来气的。

    “不稀罕,外面的帅哥那么多,还怕看不到吗?”沈星儿气鼓鼓的道,没有丝毫要原谅他的意思。

    时逸皱了下眉,也不动怒,而是点了点头,“哦!是吗?”

    “你不吃醋吗?”沈星儿诧异的抬头看他,这换作别人的老公,不都会动气吗?

    “欣赏美的事物,并没有什么不对,所以,没有什么好吃醋的,因为我知道,你并不喜欢他们,只是在跟我置气而已。”时逸对这一点,好像尤为的自信。

    “那可不一定,你不知道吗?有的感情,就是从欣赏而来的。”沈星儿故意的气他,小下巴轻抬,一脸的傲娇。

    “那这样的话,只能说明我魅力不够,所以,倒也在情理之中。”时逸一边说,一边的点头,成熟而理性的样子,真的是很能把人给气到抓狂。

    沈星儿的嘴角,狠狠的抽动了下,“你的意思是,就算我跟了别的男人,你也无所谓吗?”“有所谓,但不能有所作为,如果说,你觉得那样会让你更幸福的话,我就算是深爱着你,也会放手让你离开,因为若女人想要离开一个男人,则就说明,这个男人没有让

    她感觉到幸福的样子,所以,强留下来,只会让彼此更加的怨恨而已。”时逸一边说,一边的给她把头发给别于耳后,眼神柔静而又宠溺。“切!说得我有多无理取闹似的。”沈星儿的脸,微微的发烫,本来他这一天天的,已经够忙的了,可自己却好,却在这跟他闹,这不是傻子吗?白白的浪费了很多的时间

    。

    “没有,你只是在指出我的不足而已。”时逸对沈星儿,尤为的包容,但却不会盲目。

    “我今天,被学长罚写检讨了。”沈星儿岔开了话题,不想再继续那个话题。

    “因为打架吗?”时逸展眉的笑。

    “嗯!我是不是很像个泼妇,这已经是我第二次跟同学打架了。”沈星儿说着,不好意思的低垂下了头。

    时逸抿唇的笑,“没有,你只是真性情而已,毕竟一味的忍让,并不是处理校园暴力的好方法。”

    “你不批评我吗?”沈星儿疑惑的看他,学长可是让她写了检讨的。

    “干嘛要批评,瞧把我媳妇的脸给伤的,都不漂亮了。”时逸说着,弯起手指,刮了下她的鼻子。

    而电话,也在这个时候打了进来,这菜都还没有上呢?

    总不会是办公室那边又有什么事情找吧!

    时逸伸手,去拿起了电话,在看清了上面的名字之时,微微的诧异了下,然后按下了通话键。“喂!是我。”语气,带着一丝意外下的冷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