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无耻之徒 > 第八百四十章 摆下八卦阵,专捉飞来将

第八百四十章 摆下八卦阵,专捉飞来将

    李奇志一听那紫龙木果实不能帮他续命,顿时大失所望,整个人失魂落魄在那里,眼中的狂热和脸上的妖红退去后,顿时萎靡了许多。忽然他又眼睛一亮,自语道:“这下边还有宝贝,我还要下去找,梁弘农靠不住,自己带出来的徒弟也靠不住,我谁都不靠,自己下去接着找。”说罢,也不理会李牧野关切的目光,转身进了飞行器,又奔着地穴去了。

    李牧野和龙公明两个联手将油尽灯枯的天竺妖僧活捉,这家伙生命力异常顽强,在地穴中不知被困了多久,出来又身中数枪,生命体征却依然稳定如常。

    小野哥本来还有点担心他扛不住连番打击就这么挂了,弄回营地由龙公明亲自给他做了个全身检查才发现,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这家伙的内外伤口便都已经接近愈合状态了,而且他的筋膜和所剩无几的肌肉居然可以自动将打进身体里的子弹挤出来,尽管还处在昏迷状态,却不难看出他正进入到某种玄妙境界中,一朝醒来,身上的伤必然已经痊愈。

    李牧野岂会容他这么舒服的恢复伤势,这种人只要留条命能说话就够了,立即用青云镰月将他的手筋脚筋尽数挑断。又用几根银针刺入他修习瑜伽的脉轮节点。这人吃痛终于醒了过来。一睁眼便发现自己全身动弹不得,顿时气的哇哇大叫,躺在实验床上还不老实,跟一条砧板上的活鱼似的奋力挣扎。

    “别乱动,会说英语吗?”李牧野用东北话版英语问道。

    印度是多邦国家,各个地区的语言都不尽相同,但因为被英伦殖民多年,几乎全国普及英语,不过为了彰显他们的民族特性,阿三佬们专门说一种印度英语,称之为副官方语言。

    这人眨巴着两盏老灯泡子似的金鱼眼分辨了一下才明白,点点头,道:“是的。”

    “会就好办了。”李牧野道:“你叫什么名?干什么的?为什么会出现在那地穴中?”

    这人又琢磨了好一会儿,才道:“我叫玛利格,是湿婆阿兰达的仆人,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这么对待我?”

    李牧野道:“跟你说说规矩,我问你答,不要说跟我的问题没关系的事情。”

    “否则呢?”

    “否则我就用这几根针把你扎冒血。”李牧野比划着手里的银针,道:“先从眼珠子开始。”

    “你问吧,只要能说的我会尽量配合,希望你问完之后能准许我离开。”玛利格语气淡定的说道。

    这厮的手筋和脚筋都被挑断了,全身的脉轮被银针封住,身上还被勒了几道皮索。到了这个地步,还能保持这么镇静的心态,不得不说,这位瑜伽大宗师的修养之高深。

    “湿婆阿兰达是什么人?”

    “伟大的湿婆阿兰达不是人,而是湿婆神的儿子,是锡克族圣子,永生不死的人间之神。”玛利格非常严肃认真的纠正小野哥说道。

    “你他吗就是欠扎。”李牧野拿起银针对着他的眼珠子刺了一下。

    这一下刺的并不狠,位置在上眼窝处,浅浅的刺了一下,流出了一点血将瞳孔遮住了。

    玛利格疼的直哼哼,以为自己失去了一颗眼珠,他一身本事一多半都在这双眼睛上,一想到今后没办法借眼神迷惑女弟子,不由心如刀绞一般,叫道:“我说的是实话,恶魔,魔鬼,你可以杀死我的身体,但我的灵魂会一直追杀你,缠着你,诅咒你,像狮子一样把你撕成碎片,像老虎一样将你变成粪便,让你的”

    “去你姥姥的,你他吗两只眼睛都不想要了吧?”

    这货虽然全身受制,但精神念力却是原力级别的,一张嘴巴已有天花烂坠的本事,只用吼的也能影响到周围的气场。李牧野被他叫的心火上升,又拿起第二根银针。

    “不,不!”玛利格连声叫道:“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要再刺了。”

    “说吧,从哪来的?为什么进入到那下面?”

    “小僧来自旁遮普邦的阿姆利泽金寺。”玛利格道:“是伟大的湿婆阿兰达得到了神谕,北方出现了阿底格兰特的圣物,他派我来取,我一个月前就下到里边了,却不得其门而入。”

    “什么是阿底格兰特?”

    “是利莫里亚文明的圣地,由伟大的湿婆之子阿兰达开创。”玛利格道:“他非男非女,以永恒的方式存在,创立了以冥想和苦修来锻炼身心的方式指引我们前进。”

    “你他吗没脸是吧。”李牧野说完这句话,自己先笑了,一时嘴快说了一句东北话。随即又道:“问你什么就说什么,没用的别说。”又问道:“你那个神之子就派你一个人来的吗?”

    “不,我们一共有十一上师,这次派来了四个,我很幸运的先找到了这里,其他人也许还在喜马拉雅山中寻找呢。”

    “十一上师?”李牧野一怔,问道:“每一个都有跟你一样大的本事?”

    玛利格摇头道:“不,有两位上师要比我更强大,还有四位跟我实力相当,都修成了龙象之力。”

    “龙象之力?”李牧野好奇心被这奇葩彻底勾出来了,继续问道:“具体说说什么意思?”

    “很简单,就是能入水能伏龙,上山能摔倒大象。”玛利格道:“伟大的阿兰达大人赐下神术,允许凡人信徒得到他的神力,只要信仰足够虔诚,愿意将全身心奉献给他就可以获得这样的力量。”

    “意思就是你们那个什么庙一共有十一个类似你一样实力或者比你更强的人物?”

    “是阿姆利泽金寺。”玛利格道:“我们这次同行四人来到北方,其中阿纳克上师的实力远在我之上,已经达到佛陀之力的境界。”

    “最烦你们这些宗教人士的这一点。”李牧野道:“吹牛不打草稿,拿来就说。”

    “我向伟大的阿兰达保证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玛利格见李牧野面色不悦,赶忙解释道:“在我们教派内部,佛陀并不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举个例子,菩提达摩在我们的宗教里就是佛陀之力级别的人物。”

    “达摩老祖?”李牧野看一眼身边的龙公明,道:“你英语比我好些,他说的是不是禅宗老祖?”

    龙公明点点头,道:“应该说的就是他了。”

    李牧野顿时有一种心中丰碑稀碎的感觉,道:“敢情咱们华夏江湖摆上神坛多年的天下武功出少林,少林武功传自达摩的这位禅宗老祖在印度那边都还算不得最顶尖人物?”

    龙公明道:“这个说法原本就有夸张的成分,体术功夫在中华大地传承已久,战国以前大方士,大剑客不胜枚举,百家争鸣,璨若星河,若不是后面几次外族融合,佛教大兴,这印度和尚大概也不至于被推到这么高的位置去,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位达摩老祖的确是本领通玄的人物。”

    李牧野转头又用英语继续盘问:“你们相互间怎么联络?如果未能及时完成任务,是不是后面还会再派人过来?”

    玛利格道:“伟大的阿兰达指引我们”李牧野拿起了银针。这厮立即说道:“我们用电话联络。”又道:“其实这次探测是由赞助人发起的,我们只是先奉命来探探情况,没想到下去以后根本无法通讯所以也就没办法把这里的情况报告给阿兰达,不过我相信阿兰达大人一定是知道一切的。”

    “赞助人?”李牧野问道:“知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

    玛利格摇摇头,道:“只知道是来自德里的大人物,具体的身份有阿兰达大人才知道,原本我们的约定是只要我们找到了这个地方,就通知他们带上设备赶过来。”

    “没有约定具体的时间?”

    “一切都听从神的安排。”

    李牧野转脸对龙公明用汉语说道:“看来他也就知道这么多了。”问道:“你说说,怎么料理他?”

    龙公明道:“这样的人物若是简单的一刀杀了未免有些可惜,我觉得可以考虑送到生化实验室去研究研究。”

    “交给你处理了。”李牧野吩咐道:“外围无人机加大搜索力度,留心这些印度人,客人越来越多了,咱们这回是国仇家恨一块报个痛快!”

    “李大哥,你们把那个黑和尚怎么了?”赋书双手抱着热饮杯,关心的问道。

    “他还活着。”李牧野龇牙一乐,道:“我至少没把他给吃了。”

    赋书道:“你现在还不着急下到那个神宫地穴里瞧瞧?”

    “这种事要看机缘的。”李牧野道:“我这次过来最重要的目标并不是下去寻宝。”

    赋书想了想,恍然道:“哦,我明白了,你是要利用这个地方布置个陷阱来把你的敌人引过来消灭掉。”

    “那个黑和尚虽然挺厉害,但还不算真正的大鱼。”李牧野道:“到最后他们若是搞不定,我也许会带人下去。”

    正说着话,营帐门一开,安意如风尘仆仆的回来了。进门看见小尼姑赋书,微微愣了一瞬。

    “赋书,你怎么来了?”

    李牧野笑问:“你们认识?”

    赋书起身来到安意如面前,规规矩矩施礼道:“拜见安师叔。”

    安意如摆手道:“这里不是山门,不需要那么多规矩,我问你话呢,你怎么过来了?你师父和慧剑师叔呢?”

    一提慧剑,赋书哇的一下哭了起来,好一会儿才断续说道:“我师祖被奸人暗算,师父留在山门照顾师祖,慧剑师叔带我们应对方要求来这里助拳寻解药,又遇到对方觊觎我们的宝剑,害死了她。”

    这金鼎禅宗密剑门与安意如的太极道医门只有一山之隔,两个门户之间交往密切,安意如小时候学艺,最困难的时候还得过人家的接济,尤其与年纪相若的慧剑尼之间更是少年时的闺蜜,惊闻噩耗,顿时悲意难抑啜泣出声来,问道:“对方究竟是什么人?”

    李牧野道:“是天师堂的人做的。”不想她太难受,这个时候悲情并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事实,反而还会影响到她的状态,于是又岔开话题问:“你去边境接应设备,没遇上什么为难事吧?”

    安意如明白小野哥的意思,强压下心头悲伤,点点头,道:“外事局的人办事很得力,尼泊尔军方听说是也白龙师兄的生意,给开了绿灯。”

    李牧野沉吟了一下,交代道:“这小尼姑交给你了,她的命比我的还重要,懂吗?”说着,动身往外走去。

    安意如问道:“你干什么去?”

    李牧野回头一笑:“新设备来了,我不得先试试水吗?”

    赋书叫道:“我也要去看看。”

    安意如猜到他想抛开龙公明单独下去看看情况,其实她也想时时跟在李牧野身边,但如果不是赋书开口,她是绝不会拂逆小野哥的意思的。她没说话,却用期盼的目光看过来。

    “那就一起去看看吧”

    ps:着急回家,酒喝的太急,把自己灌趴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