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灭明 > 第1032章 学以致用

第1032章 学以致用

    当晚李自成在周府宿了,但周清柔一直没有露面,直到次日早起,方才过来伺候李自成漱洗。

    昨晚让李自成独宿孤眠,她显然十分内疚,“皇上,要不,咱们今日就回杭州吧?”

    “杭州?”李自成笑道“自然要回杭州!”心中却在想着另外一个地方。

    早膳之后,李自成辞别周氏父子,带着周清柔离开余杭县,知县廖汉原要送行,被李自成阻止了,李自成只是告诫他要做关心百姓的好官。

    大约在午时,李自成回到杭州。

    午膳之后,李自成召见了湖州来的两名富商,以五千两的价格,将八锭纺纱机和飞梭织布机的图纸出售给他们,叮嘱几句,然后离开杭州,从南城外上了官道,奔东南面的绍兴府而去。

    天擦黑的时候,李自成尚未赶到绍兴府,便在距离府城数十里的小镇口落了帐,亲兵们的营帐,将李自成的中军大帐团团护卫起来。

    周清柔有一个单独的小型帐篷,就靠在李自成的中军大帐旁边,中间只隔着一人走过的通道。

    用过晚膳之后,李自成镇子外面溜达了一圈,回到大帐后,用双手枕着后脑,斜躺在行军床上,正想着自己的心思。

    忽听得帐外传来悉悉的脚步声,李自成不禁一愣,这么晚了难道有什么紧急讯息?

    “皇上……”

    李自成一听,不禁乐了,哪是什么紧急讯息,原来是周清柔!

    他起身掀开隔帘,将周清柔迎进来,“清柔!”

    黑暗之中,周清柔美丽的眸子扑闪扑闪的,犹豫了片刻,终是道“皇上,昨晚在奴婢家中,奴婢……”

    李自成轻轻将周清柔搂入怀中,他知道周清柔的心思,昨夜在周府,周清柔回家后一直没有露面,任由他孤宿独眠,心中恐怕不安。

    哪怕是皇上,也要遵守民风民俗!

    不过,李自成觉得此事无伤大雅,他在行军作战的时候,常常数月不见女人,对这样的事情,心中并无荆棘,“清柔来了就好!”

    周清柔小心翼翼地道“皇上,奴婢是来赔罪的……”

    “赔罪?赔什么罪……奥,是要赔罪,看看朕用什么方式罚你……”

    “皇上坏……哎呦……轻些……外面还有不少士兵呢……”

    大帐之外,的确有不少亲兵,但他们的责任,是保护李自成不受伤害,至于李自成要伤害谁、喜欢谁,他们管不着,也无权去管。

    李自成怜惜周清柔要随着自己长途远行,并没有折腾多久,外面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们也在大帐中睡熟了……

    天明之后,匆匆用了早膳,周清柔收拾行装,上了马车,李自成立即沿着官道向东行进,直到午后,方才看到余姚城西的灵绪山。

    灵绪山并不大,方圆不过三四里,高度不过十余丈,实际上就是一块稍稍大点的土坡,但整座山上清脆蓊郁,古柏森森,苍松入云。

    李自成向前一指,笑道“灵绪山似乎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灵气,难怪能孕育出朱之瑜这样的怪人。”

    何小米道“皇上,这个朱之瑜,值得皇上亲自上门吗?”

    “也不算特意上门,朕要去福建、广东,算是路过吧,”李自成道“此人要么徒有虚名,要么就是朕需要的大才,亲自上门看看也好。”

    不知不觉之间,李自成来到西城门,守城的士兵看到九州军旗,便着人前来询问,确认是自己人,这才打开城门。

    李自成让亲兵们在城外驻扎,只带着何小米和一个百户的亲兵,步行入了余姚城。

    余姚城隶属于绍兴府,与杭州地区的繁华,已经不能同日而语,李自成一面让亲兵去寻找朱之瑜,顺便在城内的酒馆用了午膳。

    李自成出了酒馆,沿着大街向东南方行去,沿途所见,商铺都是敞开了门,百姓们悠哉游哉,并没有受到战火的影响,心中十分宽慰。

    行至朱府正门,举目四望,朱府的院墙不高,门前的石狮子非常小,连大门上的朱漆也是脱落了不少。

    这个朱之瑜,应该是个清高的人吧?

    做学问的人,就该有些清高,过于追求身外之物,不但难以静心,还容易受到权力和金钱的影响。

    在会面之前,李自成对朱之瑜的印象还算不坏。

    何小米上去敲门,不一会儿,正门打开一条缝隙,一名府丁瓮声瓮气地道“谁呀……”忽地看到门外全副武装的士兵,不觉吃了一惊,整个人僵在门内,口唇都忘了合拢。

    何小米暗笑,道“京师有贵客来访,烦请通报朱先生!”

    “京师贵客?”府丁这才清醒过来,忙拱起手道“军爷稍等,小人这就去通报!”慌忙合上大门,一溜烟去了。

    李自成并没有等待多久,正门再次打开,一名身着青色长袍、头戴黑色四方学士帽的中年人从门内走出来,目光依次扫过何小米和李自成,微微皱眉,拱手道“在下朱之瑜,几位是京师来的客人?”

    何小米拱手还了礼,道“正是!”

    朱之瑜道“在下与诸位并不相识,不知找在下何事?”

    何小米道“朱先生,可否先入府说话?”

    朱之瑜面色肃然,正色道“如果你们是来劝慰在下去京师为官,依在下看,还是不用进入寒舍了,免得诸位失望!”

    李自成淡淡一笑,朗声道“朱先生是担心自己的立场不坚定,还是害怕被我们绑架去京师为官?”

    朱之瑜神色一顿,随即伸手向门内一指,道“几位请随在下入室一叙!”

    李自成让亲兵们留在府外,只带着何小米和一个小旗的士兵入了府,随着朱之瑜入了会客厅。

    亲兵们照例留在厅外,只有何小米随在李自成的身边。

    朱之瑜向对面的木椅上一指,“军爷请!”自己也在主位上坐了。

    何小米用衣袖将座椅上抹了一遍,方才让李自成落座。

    朱之瑜皱了皱眉头,口唇翕动了一下,却没有说出口,迟疑片刻,方道“军爷究竟是什么人,找在下何事?”

    李自成向朱之瑜拱了拱手,笑道

    “在下李自成,听说先生大名,特来拜访!”

    “李自成……”

    “大胆!”何小米怒道“朱之瑜,你好大的胆子,敢直呼皇上的名讳……”

    李自成却是淡淡一笑,道“小米,稍安勿躁!”看了眼朱之瑜,脸上依然保持着淡淡的笑意,似乎没有在乎这种纯粹的礼节。

    朱之瑜呆了一呆,遇上李自成的目光,方才清醒过来,忙起身离座,拜伏于地,“小人朱之瑜,叩见皇上!”

    李自成心道弘光伪政权已经投降了,浙江已经是华夏的国土,朱之瑜给自己行礼,也算合适。

    既然朱之瑜行了叩拜之礼,说明他知道天下的大势。

    他微微点头,笑道“朱先生不必多礼,起来说话!”

    “小人多谢皇上!”朱之瑜起身之后,再不敢落座,在李自成的一再要求下,方才勉强坐了。

    李自成笑道“朱先生可知道,朕为何来到朱府?”

    “这个……”朱之瑜的脸上,没有丝毫笑意,如果仔细观看,还有一丝淡淡的阴霾。

    李自成细察之下,知道直接难以说服朱之瑜,遂淡淡笑道“听说朱先生数次得到举荐,但无论是原先的大明,还是弘光小朝廷,朱先生都是辞官,为何?”

    “朝廷**……

    李自成笑道“先生不愿为官,是无法施展抱负,还是不愿与大明的官员同流合污?”

    “为了百姓,小人如果为官,自己的报负倒是无所谓,关键是百姓,”朱之瑜摇摇头,轻轻叹息道“天下黑暗,朝廷无道,小人早就绝了为官的念头,安心在家做学问!”

    为了百姓?

    李自成心中一动,在明末的乱世,心中记挂百姓的人,实在难得!朱之瑜是真心为了百姓,还是故弄玄虚?或者他已经看出明末的大势,知道大明行将灭亡,故意不出仕,以吸引自己的注意力……

    可惜,这个朱之瑜,或许并不是名人,后世的历史上,根本没听说过,没有任何参考的资料。

    无论是不是故弄玄虚,就算是因为看清天下大势而不肯出仕,也算有眼光的人,华夏如果不用,实在有些可惜。

    李自成淡淡地道“既然朱先生一心为民,不知道是否愿意为华夏效命?”

    朱之瑜看了李自成一眼,若有所以,但终究还是微微摇头,“回皇上,小人……小人早就绝了为官的念头,求皇上谅解……”

    李自成无语,如果朱之瑜是要要吸引自己的眼球,自己大老远特意拜访,他实在没有绝仕的必要,自己是皇上,三顾茅庐是不可能的,自己来到小小的余姚县,已经是皇恩浩荡了。

    朱之瑜的确不想为官,或者说,他不太了解现在的华夏!

    华夏并不缺少官员,朱之瑜或许是一位出色的、为民请命的官员,但华夏现在最为紧缺的,倒是高学的教员。

    李自成微微颔首,道“先生闭门就学,不知道为学上可有什么感悟?”

    朱之瑜微微躬身,道“小人等感悟,便是‘实理实学,学以致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