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绝色毒医王妃 > 正文 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 一箭双雕

正文 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 一箭双雕

    林梦舞疑惑的看着她娘,试探的问道。

    “娘的意思是,让马家的对付宫屠?”

    “没错。那晚你也看到了,马北辰被那个小贱人给迷得丢了魂儿似的。巴巴的送了人过来给宫家人诊治,还为此,不惜跟宫屠撕破脸。要是他的人,在这里出了点事,而且还连累到了宫家人,你说按照马家那小子的作法,他会怎么做?”

    林梦舞细细的在脑中思考了一番,待得她把前因后果都想明白之后,冷笑出声。

    “娘说得对,到时候马北辰一定会认定,对宫家人下手的是宫屠,而那个神医,肯定是给他们灭口了。如此一来,他还不闹得个天翻地覆么?”

    上官晴欣慰的摸了摸女儿的小脸蛋,是了,没人比她的舞儿聪明。

    “没错,到时候咱们就看着马北辰闹得个天翻地覆。而宫屠则是因为有谋害宫家老祖的嫌疑,再也不得宫家人的信任。而我的女儿,则挺身而出,替宫家挽回颜面,到时候,宫家人不感谢你,又感谢谁呢?”

    林梦舞笑了,把头贴在母亲的怀中,就像是从前一样的,肆意的撒着娇。

    “还是娘您高瞻远瞩,女儿知道该怎么做了。”

    “舞儿,你要沉得住气。宫屠再不好,他也是宫家人。没有了他,你想要掌握住宫家,会很难。”

    “女儿明白,多谢娘亲的教导。”

    嘴上是这么说,但林梦舞却早已经对宫屠厌恶至极。

    上次她在穆家被人冤枉,派了许多人去求宫屠,可对方竟然都以时机不成熟拖延了下来。

    最后,要不是她差一点跟宫屠撕破脸,才让他把自己给弄回来的。

    那穆家当真不是什么好东西,尤其是那穆禹城,整日里阴沉个脸,让她看着就觉得胆战心惊。

    可她回来之后,宫屠居然责备她没有顾全大局?

    她要是再耽误下去,穆禹城都要杀了他了!

    幸好她为了堵住宫屠的嘴,亮出了自己的杀手锏。

    哼,要是没有她,恐怕宫屠连宫家老宅的大门都进不来。

    现在,他想要过河拆桥,做梦!

    母女两个商量完之后,林梦舞带着对宫屠的怨恨,招来了自己的心腹侍女。

    吩咐下去之后,她对外宣称自己心情不好,想要清修。

    然后谴了一大半的下人出去,整日里连门都不出。

    宫家可是人人都看到了,如此,要是宫家出了什么事,那可跟她没关系了。

    暗潮,在黑夜中涌动。

    住了一晚,林梦舞他们居住的西苑,终于迎来了一位客人。

    “请问,老先生可起来了?”

    一大早,宫屠的心腹宫准,就拎着一包东西,敲开了门。

    林梦雅假装打了个呵欠,把人给迎了进来。

    “不好意思,我家先生还没起来,不知您这是”

    “哦,昨天听先生说起我的病症。我回去是越想越怕,所以特来请教先生,是我心急了。”

    看来,这人倒是贪生怕死得紧。

    林梦雅收拢了心思,礼貌的问道。

    “不知您如何称呼?”

    “在下宫准,是这府里的管家”

    “原来是宫管家,失敬失敬。实在是不好意思,我家先生在家里懒散惯了。这不到晌午,是说什么也不会起床的。”

    宫准的脸皮,不自觉的抖动了一下,显得有些不悦。

    林梦雅知道,他们都是跟着宫屠得意惯了的,哪里能受得了,有人让他们等?

    这人很快就转了脸色,语气微冷。

    “神医倒是与众不同,可我这病要是拖下去,耽误了大事,可怎么得了?”

    还真把自己,当成重要人物了么?

    林梦雅心里嗤笑,可面上透着左右为难。

    “实不相瞒,我家先生年迈,身体本就时好时坏。之所以睡得这么久,也是为了修养身体。万一要是惊扰了我家先生,只怕会触犯了我家先生的心悸之症状,这可如何是好?”

    看她实在是不想进去叫人,宫准心里头再不爽,也不能硬闯进去。

    他倏然起身,垮下五官,不满的瞪着她。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了,告辞。”

    “您慢走,我一定转告我家先生,让他早日为您诊治!”

    她跟在宫准的身后,故意喊了几句。

    等到那人走远了,这才脚步轻快的,回到屋子里去。

    此时,老师也从里屋穿戴整齐的走了出来。

    “打发走了?”

    “嗯。”

    百里睿眼中清明,哪里像是一个被吵醒的人?

    事实上,他早就起床了,刚才全是她故意这么做的。

    “那人应该是宫屠派来试探我们的,既然如此,我就让他试探个够本。”

    林梦雅笑嘻嘻的说道,明明身处狼窝,可她依旧是吃好睡好,没有半分的烦恼似的。

    就连百里睿给被她感染了,一点凄风苦雨的悲愁气氛都没有。

    “那咱们,要做什么?”

    “您先吃饭,一会儿吃完了,我带您出去游览一番。宫家老宅风景很是不错,您难得来,就当放松一下。”

    百里睿脸色一僵,他怎么觉得,自家学生的话中,总是埋着什么陷阱呢?

    但很快,他还真的被林梦雅,拉出了院子。

    “先生,早就听闻宫家老宅与众不同,今日一见,果然是非同凡响!”

    她跟在老师的身边,叽叽喳喳的戏很足,把自己一个未见过世面的小学徒的样子,演了个十成。

    “嗯,的确不错。”

    只是百里睿顾忌着自己的掩饰,只能装作虚弱的一点点往前蹭。

    平时他健步如飞丝毫不觉得累,今日弯腰驼背这么走了一会儿后,到觉得腰杆有些发酸了。

    唉,老了老了,弯个腰都不成了。

    林梦雅也知道心疼老师,很快就找了个凉亭,带老师过去休息。

    宫屠派来的人,名其名曰是来照顾他们的,实则是来监视。

    看他们左顾右盼,大呼小叫,的确像是来游览景色的,却又忍不住在心里头鄙视对方,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再加上林梦雅有意烦他们,所以一看到什么稍稍名贵的东西之后,就会抓着他们问东问西的。

    这两个人也是烦了她,远远的避开,在树荫下乘凉去了。

    林梦雅面上是欣赏着周围的风景,实则,是在看这里,都有些什么人。

    “老师,您怎么样?要不要我给你揉一揉?”

    她弯着眼睛,带着几许幸灾乐祸的问道。

    老师白了她一眼,却点了点头。

    她立刻转坐到老师的身边,轻柔适宜的,给老师揉着腰。

    “咱们都转了这么久了,你到底要干嘛?”

    “不干嘛,我只是想要告诉这宅子里的人,有人来了。”

    她知道林梦舞肯定知道这件事,也知道林梦舞可能会借由他们搞出一些事情来。

    所以,她此番出来的目的,就是主动把自己跟老师,暴露在林梦舞的面前。

    瞧瞧他们这俩老弱病残,多适合下手?

    也是要引起更多人的注意,唯有如此,一旦他们出了事之后,才会闹大。

    最好,是能拖林梦舞跟宫屠下水的那种。

    “你要做什么就做吧,我既然跟你来了,必定是要帮你做想做的事。”

    说实话,对于老师,她有些愧疚。

    从前老师就一直护着她,帮着她。无数次的为了她,身处险境。

    所以她是打心眼里敬重老师,把老师也当成了亲生父亲一般。

    就如同她跟清狐一样,有些情义,并非是靠着血缘来维系的。

    “多谢老师,一会儿咱们再往里面走一走。”

    此番前来,她还有一件事要做。

    老师没问缘由,只是在歇息了一会儿之后,再度颤颤巍巍的走出了凉亭。

    “咱们,去那边看看。”

    老师主动指着一个方向,而那里,正好是她要去地方。

    林梦雅知道,这是老师在帮她。

    扶住老师的手臂,师徒两个,往内宅后院的方向走了过去。

    很快,他们就到了之前她居住的那个院子。

    毫无意外的,被人挡在了外面。

    “你们是什么人?怎能擅闯这里?”

    门口负责看守的人,显然应该是宫屠亦或是林梦舞的人。

    林梦雅赶紧说了几句抱歉就带着老师离开了。

    她知道,宫屠跟林梦舞一定会把她的院子翻个底朝天。

    毕竟这里最大的秘密,就是那个盛满了宫家历代财富的密库。

    只是他们永远不可能找到钥匙,即便是找到了钥匙,他们也没办法开启密库。

    不过,她此次来的目的,可不是这里。

    从主院路过,她就到了林梦舞现在居住的院子。

    往日前呼后拥还嫌不够的林梦舞,今日却是大门紧闭,连个守门的都不见,倒是令她觉得有些奇怪。

    多瞟了几眼后,却得到了身后之人的呵斥。

    “别乱看!这可是二小姐的院子,冒犯了二小姐,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她忙唯唯诺诺的点头答应,但心头却是在冷笑。

    好个二小姐,上官晴跟林梦舞莫不是真的以为,宫家的小姐这么好当的吧?

    但林梦舞的闭门不出,却让她更加印证了心中的某种可能。

    林梦舞想要行动了,现在这么做,只是为了让她自己,逃脱掉某种嫌疑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