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其他小说 > 女神的贴身侍卫 > 第2626章我不想死

第2626章我不想死

    起源铜币风驰电掣,瞬间就朝那众高手中的一人射杀而去。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帝圣天的老仆人,苍奴。

    眼前这一群高手虽然都很强悍,但他们的境界并没有高出陈扬太多。加上陈扬对许多玄奥法则的理解也已经极其之深。所以此刻,他们便是一起围攻,也很难困到陈扬。相反,他们的一起进攻,反而为陈扬提供了巨大的能量。

    陈扬此时虽然心中哀痛焦急梦轻尘的生死,但即便如此,他也没有失去理智。

    陈扬深深知道,这群人中,最牵制人的就是苍奴。苍奴不死,大家即便是想走都不敢走,因为他们也都怕苍奴会给他们穿小鞋。

    帝圣天是绝对百分之百信任苍奴的。

    苍奴突然双眼圆睁,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危机。那射杀而来的起源铜币朝着他的眉心而来,苍奴只觉眉心剧烈发痒骇然之下,苍奴立刻后退

    但那起源铜币速度太快,苍奴已经来不及躲避。

    千钧一发至极,苍奴立刻抓了法器一品血袖!

    那一品血袖乃是缝制在苍奴的袖袍之上,血袖发动,奔涌出一股磅礴血雾,血雾瞬间形成龙卷风暴,将那起源铜币吞噬。

    不过,更快,起源铜币直接穿透了血雾风暴!

    就像是穿行在不同的时空一样!

    帝圣天都难以抵挡起源铜币的攻击,更何况是苍奴!

    苍奴的脸色终于不再死气沉沉,也不再波澜不惊。他眼中满是惊恐,爆吼一声,跟着,起源铜币射杀进了他的眉心。任凭他法力强大,那起源铜币上的时空法则和起源之力都对他的脑域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他的脑域里面,无数细胞被起源和时空之力所吞噬,其伤害,乃是永恒,永不可修复!

    跟着,陈扬已经收回了起源铜币。

    接着,苍奴的身体漂浮了出去,便就这般死了。

    “还有谁想找死?”陈扬手持起源铜币,冷眼环视众人,一字字说道。

    他的心中焦急,但面上却并不表露分毫出来。

    秦东等人面面相觑。

    这一瞬间,他们全部收手,不再有任何动作。

    悟虚真人,道墟真人,苍穹真人,这三个道长也愣在当场。他们是第一次见到这起源铜币的恐怖。刚才一幕,于他们来说,也是着实震撼。

    他们可都是清楚,苍奴的修为,绝不在他们这些人之下啊。可就是这样的一个高手,却被陈扬眨眼之间给秒杀了。

    他们不敢再出手,却是怕也会步了苍奴的后尘。

    “我的耐心已经不多了,你们,立刻出手吧!”陈扬爆喝一声。他双眼血红,杀气毕露,择人欲噬。

    “大家千万别胡乱出手!”秦东闻言,立刻像是被踩中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喝道:“我们越攻击他,他的力量就越强,他能转换我们的法力。相反,我们不攻击他,他反而会无可奈何。”

    悟虚真人等人,立刻恍然大悟。

    “那怎么办?”悟虚真人立刻说道。

    “你们不攻击我,我一样可以杀人!”陈扬冷笑说道:“还有,我不信我强行攻杀,你们能够任我宰割!”

    “眼下苍奴已死,殿主生死未卜,我们还是先回降神殿,然后再做打算吧。”那苍穹真人忍不住说道。

    他这话,算是说出了众人的心声。

    于是马上就一拍即合。

    这些人立刻眼神交流,跟着转身,迅速消失在了天际。

    陈扬此刻那里有心情去追杀这些人,他马上也就远离了这片星域,跟着驱动黑洞晶石,几个挪移,来到了一颗死星上。

    他一落地,立刻就布下了黑洞晶石。在黑洞晶石里面,他来到了梦轻尘的面前。

    此刻,梦轻尘像是睡美人一般,她睡的很是安详。

    只不过,嘴角还有血迹。

    紫色的长发,蓝色的长裙,就如从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美丽女王一般。

    陈扬心头发慌,立刻坐在地上,将梦轻尘抱进怀里。跟着,他探住她的手脉,法力涌入她的身体里面。

    这法力探入梦轻尘的身体之中,刹那之间,陈扬虎躯剧烈震动起来。

    他居然已经感受不到梦轻尘的一丝生机和气息了。

    梦轻尘死了!

    “不,不,这不可能!”陈扬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狂涌而出。那种悲恸,难以言喻。他努力的,拼命的想要去抓住什么,却发现自己似乎怎么都抓不住。

    “轻尘,轻尘,你别睡,你别睡啊!”陈扬在心里哀呼。

    “一定还有办法,一定还有办法的。我将她藏在黑洞晶石里面,灵魂无论如何也无法逃出黑洞晶石。上天入地,我一定要将你救回来。”

    虽然陈扬这时候悲恸到了极点,但他依然没有自乱阵脚。反而心思缜密,冷静到了可怕的地步。

    “对,双修,双修!身体虽然像是已经死亡了,但脑域里一定还有微弱的脑电波存在。”

    陈扬马上以法力固定梦轻尘的身体,跟着与梦轻尘相对盘膝而坐。陈扬努力平静了心绪,让自己的法力开始朝梦轻尘的脑域探入。

    探入对方脑域,乃是极其艰难的过程。必须心意相通等等!

    不过眼下,梦轻尘已经濒临死亡,陈扬的探入倒也并没有受到什么阻挠。

    法力一路从梦轻尘的脑域里面探入进去,这个过程,比穿越黑洞还要困难。因为脑域之繁杂,奥妙,着实堪比星辰宇宙。陈扬也绝不能破坏梦轻尘的原有脑域细胞结构。

    而且,这一路进去,陈扬的心就越发的惶恐。

    因为一路而去,遍地皆是冰寒荒凉,乃是死人之地啊!

    乃是全部熄灭了的脑电波啊!

    陈扬不敢有丝毫其他的想法,他怕自己会乱了阵脚。

    一路行去,犹如走在深邃奥妙的宇宙之中,但这宇宙冰凉绝冷,充满了死气。终于,在大约十分钟的时间后,陈扬的法力和意念来到了梦轻尘最核心的地带。

    那是最深处的存在,如穿越了茫茫宇宙,陈扬终于和梦轻尘最后仅存的脑电波见面了。

    那脑电波也已经微弱无比,正在开始涣散。

    陈扬迅速驱动法力缠绕上去,只一瞬间,便于那脑电波融合在了一起。这是基于陈扬和梦轻尘之前已经灵修过数次,所以此时契合无比。

    梦轻尘的法力微弱无比,当双方契合的一瞬间,陈扬的身子猛地一震。

    他瞬间感受到了梦轻尘此时的一切感受,梦轻尘的身体已经感受不到了痛苦,一切都在涣散。就像是普通人三天三夜没有合眼,眼皮子沉重到了极点,难以睁开。

    陈扬的法力滋润着梦轻尘。

    于是,梦轻尘开始逐渐清醒起来,但这一清醒,顿时,无数的疼痛撕裂感就涌了上来。陈扬感受到了败落,腐朽,身体的一切机能都已经损坏,生机耗尽,就像是在冥冥之中,已经陷入黑洞。那巨大的黑洞正在吞噬,拉扯着梦轻尘。

    陈扬此时以法力拉扯住了梦轻尘,不让梦轻尘朝那无边的黑洞坠落而去。虽如此,陈扬又感觉到了梦轻尘的痛哭,她的身体,一切都似乎在烈火中焚烧,煎熬。那是村村撕裂的感觉。

    而且,梦轻尘的法力此时太弱了。

    所以,陈扬也无法来帮助梦轻尘减轻痛哭。

    “轻尘,轻尘!”陈扬连续呼喊。

    他的意识和梦轻尘的意识纠缠,他不停的呼喊着梦轻尘。

    终于,梦轻尘有了回应。她啊的一声惨叫,这惨叫中,蕴含了无尽的痛哭之意。

    “陈扬?”梦轻尘也喊道。

    “是我!”陈扬连忙说道。他顿了顿,道:“我是来救你的,现在我在你脑域最深处,和你残存的脑电波交融在了一起。你别慌,静下来,咱们慢慢以阴阳融合来孕育万物。”

    “没用的!”梦轻尘说道:“我的生命本源已经燃烧殆尽了,眼下,已是回天乏术了。我能感觉到,我的意识正在渐渐消散,一旦完全消散,我将会不复存在于这天地间。”

    “一定有办法的。”陈扬咬牙说道。他跟着喃喃说道:“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我要救你,我不要你走,绝对不要!”

    梦轻尘叹息了一声。这一声叹息,带着一丝的幽怨。

    她随后苦笑,说道:“陈扬,我们最后好好聊聊,好吗?”

    陈扬的眼泪瞬间决堤,他痛恨自己到了极点:“是我,是我害死了你。是我救了帝圣天,我错了,错了真的错了。为什么一定要这样?我只是想少死一些人,只是想帮助他们,难道这样就是错了吗?”

    “陈扬?”梦轻尘反而平静了下来,她说道:“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她顿了顿,又说道:“我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陈扬心中惶恐无限,他努力让自己平静。

    “要我怎么做,才能救你?”陈扬问。他像是溺水的孩子,想要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梦轻尘说道:“我是妖精之身,我的生命本源已经燃烧殆尽。无论你用什么法子,都救不了我的。”

    陈扬喃喃说道:“不会的,不会的,一定还有办法。”

    “我很痛苦。”梦轻尘吃力的说道:“我,不想死,可我留不下来了。陈扬,你知道吗?我很想说,我不后悔。我很想说,认识你我从不后悔。可我就要走了,我的后面,是一片虚无黑暗,它们要吞噬我。我好怕我还有什么意义,什么意义都没有了你以后,能为我做什么呢?你做什么,与我还有什么关系呢?你能想我多久,你能悲伤多久?你就算悲伤一辈子,我也已经不存在了。我好后悔认识你啊!我不想走,不想死,不想消失,不想,不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