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火影之最强人类 > 第一百三十章 斗战,壹之章

第一百三十章 斗战,壹之章

    冬日的森林很单调,厚厚的积雪压在光秃秃的树枝上,狂风吹过,抖落下纷纷的雪花。

    在这万物蛰伏的日子,除了风声和冰层下浅浅的流水声外,天地间再无一丝杂音。

    “啪!”

    一脚落下,踩踏的脚下树枝颤动不已。

    “滚出来吧!别鬼鬼祟祟的了,想着你们毁掉了云隐村能有点出息了,没想到还是这般不成器啊!”

    观月冷冷盯着溪水边的木屋。

    “观月前辈,又见面了啊!”

    木屋大门打开,千手禅缓步走了出来,脸上带着很温柔的笑容,望向观月手中的死囚,心中不由火热起来。

    那是九尾的气息。

    “废话少说,赶紧把你们那风给我停了,这家伙交给你们。”

    观月甩手就将手中的死囚掷了出去。

    千手禅眼眸中精光一闪,站在原地未动,修罗道高大的身影直接撞破了木屋,冲了出来,伸手接住了死囚。

    “啧!这点胆子,当初找我拿五尾的时候,你们的胆量不挺大吗?怎么胆子现在越来越小了。”观月冷嘲了一声,看着修罗道检查了一番死囚,确认没有问题之后才扛在肩头,退到了千手禅的身后。

    “小心无大错。”

    千手禅挺直了腰板,与观月对视着。

    “······怎么?这风不打算停吗?”

    观月指了指天空,北风呼啸,将远处的云团朝着木叶搬迁。

    “抱歉了,木叶的存在实在是太碍眼了,为了大计,木叶还是毁掉更好一点······还有,观月前辈,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你也留下来吧!”

    千手禅抬手对着观月。

    “神罗天征。”

    无形无迹的斥力如出膛的炮弹横掠过天空,磅礴的力量直接将大树碾碎成渣,连带着站在大树上的观月也一起被拍飞了出去。

    “啊!果然不打一架,是不会听话的啊!”

    飞在半空中,仰望着天空中移动的乌云,观月叹了一声,任由自身坠落下去,撞断了六七棵大树,然后平平的插进了雪堆之中。

    “雷遁,伪暗。”

    就在观月落地的一瞬间,一道黑影从雪地中一跃跳起,身材高挑宽大,有手有足,黑漆漆的却不似人形,一张黄色鼻子的牛头面具无比怪异。

    面具的嘴巴张开,苍蓝色的雷光绽放出无比耀眼的光芒。

    一道雷霆飞射奔出,犹如一杆无坚不摧,贯穿万物的大枪突刺而出,直接击中了雪堆中的观月。

    雷电带来的高温一瞬间就将积雪蒸发掉了,白茫茫的水汽嗤嗤的升腾上空中,在冷空气中很快就凝结成了水滴。

    但是,千手禅的表情依旧严肃无比。

    “雷遁术?哼!无聊的把戏。”观月胸膛处衣物破裂,边缘处可见焦黑的痕迹,他皱了皱眉头,看向了蹲在树梢上的面具怪物,杀意勃发。

    “哈哈!去死吧!”

    突然之间,三段式的巨大的血红色镰刀从身后劈砍了下来。

    “铛!”

    飞段脸上的兴奋还没有退去,看着被单手抓住的镰刀,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滚你丫的,你这样的垃圾凑什么热闹。”

    闪耀着钢铁光泽的拳头重重的捣在了飞段的脸上,伴随着清脆的骨裂声,一抹鲜血泼洒飞起,飞段松开了握住镰刀的双手,整个人倒飞了出去,半个脑袋在这一拳之下已经碎成了一团烂泥,身体撞在雪地中拖行了数十米远才停下来。

    不过这家伙确实很特殊,半个脑袋都没了,身体还在动,只不过没有了大脑,手脚只是在胡乱抓动。

    “不死之身吗?”

    瞄了眼蛆虫般蠕动的飞段,就没什么兴趣了,观月握着手中的猩红镰刀,目光扫向四周的林子。

    除了这个面具怪物和飞段之外,附近还藏着不少人呢!

    只不过或许是被他打碎飞段半个脑袋的手段吓到了,一时间竟然无人再敢动手,就连那个面具怪物也是静静的蹲在树梢上,一动不动。

    “拖拖拉拉的,一点都不痛快。”

    观月仰头看了眼天空中呼啸的狂风,咂了咂嘴,不能再任由对方拖时间了,这风要是再继续蓄积力量,再过一会儿,木叶估计都要被吹飞了。

    “腕力强化。”

    手臂上肌肉忽地贲起,一条条血管如青蛇盘缠在肌肤之下,两条手臂粗大了一圈,手中的猩红镰刀直接被扭成了一团铁疙瘩。

    “脚力强化。”

    双脚跺了跺地,脚下的鞋子啪的炸裂碎掉了,地面上留下了好几个重叠的脚印,入地足有一指深。

    “呼!好久没有用过这些手段了。”观月活动着肩膀,盯着远处树梢上的面具怪物,忽地手中一动,那团铁疙瘩嗖的一声飞了出去,瞬息间跨越了五六十米的距离,击穿了面具怪物的身体,就连那面具也碎成了一块块。

    太快了!快的那面具怪物完全反应不过来。。

    甚至于藏着没有现身的几人也是来不及应对,包括站在木屋前的千手禅也是瞪大了眼睛,胳膊才抬起了一半,现在都不知道该不该抬起了。

    千手禅心中一片骇然,只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击,就干掉了角都的心脏之一。

    实在是强的让人窒息。

    “真脆。”

    观月嘴角翘起,从头到尾就没有将那面具怪物放在眼里过。

    双目远眺,盯着那座木屋,以及站在木屋前的千手禅,腰身微微下弓,右脚往前挪动,整个人犹如一张拉扯开来的大弓,嘣的一声,随着体内大筋的跃动,立时如离弦之箭飞射出去。

    轰!

    重拳如炮击,直接将挡在身前的修罗道打的倒退出去,噔噔噔直接踩碎了脚下十米内的地面。

    拳风卷起了满地的积雪,呼呼全部糊在了木屋之上,强劲的风压直接压的木屋发出了吱吱的响声,有些难堪重负,墙壁上已经出现了细小的裂缝。

    千手禅面色发白,幸好六道分身与自己异体同心,修罗道的神经反应速度堪称是忍界绝顶,在那短短的瞬息间保护住了他,若非是如此,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扛下来那一拳。

    当初不惜多花了些时间与精力收集修罗道,现在看来当真是不枉费他的一番功夫。

    不过。

    木叶的天灾当真是可怕,单单是体术攻击就吓的他脊背冷汗直流。

    看着修罗道有些扭曲的右手,轮回眼中更是闪过一抹骇然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