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其他小说 > 权门婚宠 > 第670章 看着才有视觉冲击

第670章 看着才有视觉冲击

    借着酒劲,顾城骁霸道地索取着,直接将她抱坐在洗手台面上,抱着她的脑袋狠狠地吻着她。

    林浅都快不能呼吸了,使劲掰着他的手,可他的手始终悍然不动。

    他松开她一下,让她呼吸的同时,也严肃地警告她,“你不是不知道我工作的危险性,我们是专业人员,遇到危险,懂得如何处理,而你,一旦被识破,你怎么办?”

    顾城骁严厉地说着,但嘴唇还是没有离开她,“倘若遇到真正的幕后大老虎,不但对你下手,还对孩子下手,你怎么办?你让我怎么办?”

    林浅身子一颤,这一层,她确实是没有想到。

    “远的不提,就提近的,老范的例子想起来都让人后背发凉,难道你想试试?”

    林浅赶紧摇头。

    “万一被识破了,我们歹徒尚且还忌惮一些,而你,歹徒只会百倍千倍地报复你,你想过后果吗?”

    顾城骁几句话就把林浅给吓傻了,林浅以前天不怕地不怕,阎王殿都敢闯一闯,可现在有了孩子,她就特别的惜命,顾城骁说得越是严重,她就越是害怕。

    “还敢不敢插手了?”

    他一边质问一边咬她,咬得她身子发颤,林浅都快疯了,哪有这种操作?!

    洗手间里灯光通明,后面又是大镜子,她看着顾城骁正在对自己做的事情,她都感到羞耻。

    “关灯,关灯。”她强烈要求。

    “就不!”顾城骁继续撩她,“看着才有视觉冲击,好让你印象深刻。”

    “……”这是什么变态想法,可是,她又不得不承认,看着他这样,她确实更加的激动和兴奋。

    最后的最后,林浅还是妥协在他的淫威之下,几番折腾之后还得再洗一次澡。

    翌日,除夕,今年的最后一天。

    顾城骁和林浅一早就去林公馆载上了林旭,三人一起去了顾家老宅。

    年中的那场夺权大战,让林旭差点失去了性命,好在他命大,不但度过了危险期,还从容子衿的手里夺回了丰越地产。

    不过,人到中年还要打离婚官司,怎么说都是一件凄凉的事情。

    因为涉及到庞大的财产,容子衿又是澳洲籍,所以这场离婚官司的进展特别缓慢。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容子衿虐待老人和故意杀人未遂的罪名,基本坐实。

    车里,两个小辈没有提起,林旭自己反而先交代了,“城骁,你有没有厉害一点的律师给我介绍一下?我现在的律师团不给力啊,离婚案子拖到现在都没动静。”

    顾城骁:“有倒是有,但是您这案子本来就慢,急不了,现在换律师就跟中场换教练似的,得不偿失。”

    林旭叹了口气,“唉,这件事没底了,前几天容子衿的律师联系我,她竟然提出,除非我撤销起诉,不然她绝不答应离婚。我明确表态了,起诉不可能撤销,就算不为我自己,我也要为我死去的老爸讨个公道,这婚也离定了,澳洲的财产我一分不要全给她,国内的财产她一分都别想要,她太无耻了。”

    听着林旭愤愤不平的语气,林浅赶紧劝道:“爸,大过年的您别动怒。”

    “我一想到她连我都想杀,还想嫁祸到北北的头上,我就生气,这个恶毒的女人,连小孩子都不放过。”

    “爸,爸爸,您别生气……”

    林旭拍拍林浅的手背,点头道:“我知道我知道,好了好了,不说这些,让律师去处理吧。”

    “嗯。”

    “还有一件事,也算好消息吧,你大伯出来了。”

    “大伯有找你吗?”

    “没有,我找他他还不搭理我。”

    “大伯心气还挺高……”

    “可不是,都走到这一步了,还在跟我攀比计较,唉,老父亲都死了,就我们兄弟两了,他还这么要强干什么?本身就不是做生意的料,怎么就是不肯承认呢?”

    “林潇姐有蓝城国际的股份,每年都能分到几百万,他们的日子不会难过的,放心吧。”

    “就怕你大伯又要一门心思搞什么东山再起,把女儿的财源都给截断了。”

    “大伯不会这么折腾了吧,就算他想,林潇姐和大妈也不会同意的。”

    聊着天,顾家老宅就到了,老宅的大铁门前挂着一对红灯笼,红红火火的,格外有过年的气氛。

    顾城骁开车进去,南南和北北在客厅的落地窗前跳着挥手。

    “爸,你看。”

    “嗯,看到了看到了,只要看到这两个孩子,什么烦恼都没了,走下车。”

    屋里,暖气十足,偌大的厅里到处都可以看到卡通贴画,不用想,那肯定是南南和北北的杰作。

    林浅都惊呆了,那个公公最珍爱的古董花**竟然被打扮成了玩偶,上面戴着一顶草帽,草帽上还套着一个手作花环,五官是贴纸,作揖的双手是用水彩笔画上去的。

    等等,不对,那哪是在作揖,分明就是在讨红包啊,小玩偶合十的双手上面是用红色水彩笔画的一个小红包。

    林浅扶额擦汗,以前她只要靠近这个花**,公公的眼睛就谨慎得不行,生怕她碰着撞着花**,现在倒好,价值连城的古董花**成孩子的玩具了。

    “爸爸,姥爷。”南南北北异口同声地叫道。

    见到林浅,特别热乎,“妈妈妈妈……”他们飞奔过来,争着抢着扑进林浅的怀里。

    到底还是跟妈妈最亲。

    林浅顺势蹲下,将两个孩子紧紧抱住,“你们两个小捣蛋,都干什么坏事了?”

    南南立刻皱起了小脸,特委屈地说:“妈妈,我们没干坏事啊,每天都给太太爷爷奶奶讲笑话呢,太太笑得皱纹都多了。”

    林浅:“……”有这么说太太的么,小心她生气。

    北北一本正经地说:“就是啊,我们才没有干坏事。”

    “那这些贴纸是谁贴的?”

    南南北北立刻指向对方,“是他(她)。”

    “都赖别人是吧?不诚实的孩子拿不到压岁钱,爷爷奶奶太太还有姥爷的红包,全都归我!”

    南南北北:“不,给我,给我。”

    林浅:“给我,全都是我的。”

    南南北北:“我的,我的。”

    母子三人一下子争成一团,一个个都是调皮鬼。

    长辈们看着他们疯闹,一点都没有介意的意思,看着孩子们笑,他们心里就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