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轮回试炼场 > 第126章 他的心里,藏着恶魔

第126章 他的心里,藏着恶魔

    清流浮在面上,而糟粕却沉淀在底部。在世界文化交汇的过程中,碰撞不可避免,而丑恶人性所凝结的杂质也因此而产生。即便是‘自由的国度,文化的熔炉’的美国,也有无法解决,甚至根深蒂固的问题。那就是种族歧视,这种病态的心理已经延续了很多代了,就像是身体上永远都拔除不了的毒,在这片五光十色的大地上掀起尖利的矛盾,一次又一次。

    即便是到了1980年,在美国纽约这种繁华的地方,像方衡这样的黄种人,出现在公交车上的一瞬间,也几乎就引起了全体白人的注意。方衡模样本来就普通,身上也没有轮回者那种锋芒和杀气,他只是冷漠而已。而他身上的那种冷漠,在这追求利益者的聚集地中,说是‘沉默’或者‘平庸’倒是更加贴切。加上他这一身普通至极的装扮,绝不是那种社会中的上流人士。

    不少人看向他的时候眼神中都不乏恶意和厌恶。不过方衡却浑然未觉,反倒是走到了一个空置的座位上,心安理得地坐了下来。在他的心中这些人不过是模拟出来的一群‘假人’,他甚至连看都懒得看他们一眼,又哪里会在乎自己在他们的眼中是什么模样?

    这并非高傲,只是方衡看得很通透。

    不过这些‘人’显然并不知道他们只是一串代码,或者某个人的影子。他们的心中有着自己的想法和思维——方衡对他们的蔑视,已经触怒了他们。公交车上,不仅是白人们不乐意了,就连几个站着的黑人小伙儿脸上都浮现出了怒容。诚然,在这个时代,黑人的地位仍然不高,但是至少也比方衡这种投机倒把的亚裔商人要‘高贵’吧?天知道这家伙做了多少见不得人的事情?

    当你不受待见的时候,你所拥有的一切,在别人的眼中都是可耻的。

    方衡似乎并未察觉自己已经成为了‘全民公敌’。

    司机是个黑人,驾龄超过五年了,一直都是模范司机,在公司里也颇受公司领导的器重,甚至于在过了这个年头之后,他便可以靠着关系,晋升到管理层了。当然,前提是这一年里不会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故,比如说车祸,经融危机,或者是老板带着小姨子跑了并且还欠下了35个亿···方衡旁若无人坐在车上,享受着本来不属于他的权力,这一‘荒唐’的举动也引起了司机的注意。

    “先生,我觉得你最好站起来。”黑人司机虽然开着车,但是眼睛的余光却总是不忘看向方衡,说实在的,他讨厌这种没有素质的亚裔人种,竟然连基本的‘礼貌’和‘规矩’都不懂。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在这里慢悠悠地开着车,并且关心一个黄种人是不是侵占了白人的特权——把车开上人行道吧,用最快的时间前往警局,否则我无法保证这一车人的安全。想不到在80年代的美国,还有这么恶习···”方衡说着一口流利的英语,冷漠,又带着一种命令的语气。

    到了一个红绿灯路口。

    黑人司机踩住了刹车,转过有些发福的身体,看了看稳如泰山的方衡,这个身材稍稍‘逊色’21号的胖子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遇到疯子了。在这个年代,恐怖主义的黑云还没有扩散到普通民众的头顶,所以,方衡所说的话,在包括这个经验老到的司机在内的人听来,都只是一个黄种人的疯狂言论。

    “嘿,猴子,你是要站着还是要被我扔下车?”一个带着帽子的白人说着轻蔑的话,伸手抓住了方衡的衣领。

    虽然被人给拽住了衣领,但是方衡却并不恼怒也不慌张,他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语‘这就是你曾经生活的地方吗,真是可悲啊···’。

    听着方衡的话,白人小伙气急败坏,‘啪’一声,他给了方衡一巴掌,并且想要把方衡从座位上拽下来。但是,方衡一只手却伸了出来,按住了这个白人小伙儿的手,这个白人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动弹不了了。

    方衡眼睛的余光扫过电脑,然后摸出了衣服口袋中的东西,一把枪,准确的说是一把沙漠之鹰。

    在场的所有人都安静了,而一只手拎着方衡衣领的家伙,更是双脚打颤,‘不要杀我’他说。但方衡并不理会他,只见他握着手中的枪,却将它当做锤子,狠狠砸在身边的车窗上。这个年代,车窗还并不防弹,所以这些普通的玻璃自然是应声而碎,大大小小的碎片落在公交车旁边的人行道上。

    这是在干什么?本以为这个男人在挨了一巴掌之后会恼羞成怒,而摸出枪之后,肯定会‘砰’一枪打爆愁人的脑袋,结果——这个家伙拿出一把枪,只是为了敲碎玻璃?

    就在所有人都为之惊讶的时候,只听——

    轰!

    在公交车的后面,大概一条街距离的地方,剧烈地爆炸声传来,与此同时强烈的冲击波只以瞬间就将这辆公交车的车窗给震碎了。

    四面的玻璃像是薄冰一样脆,在顷刻间裂成了无数片。众人甚至来不及做出任何的防备,雪花似的玻璃碎片便朝着他们扎了过来。坐在车窗旁边的一众白人无一幸免,而方衡因为早早将玻璃给打碎了,逃过一劫。

    一片惨叫声之中,唯有方衡面不改色坐在座位上,似乎已经预料到了这一切的发生?所以说这个黄种人难道是先知?有几个人看向方衡的眼神已经不淡定了。

    而面前的十字路口。

    因为慌不择路,一辆黄色的黑色的老式跑车竟然在还是红灯的时候就从路口窜了出去,结果可想而知,刚进入到前面的车流中,便直接被撞了。而这一撞让本来还算良好有序的交通一瞬间乱了套,该走的,不该走的车一下全都动了起来。而如此一来,该走的走不动了,不该走的也逐渐陷入了死胡同之中,看似有序的交通在忽然间就瘫痪了!

    坐在公交车最后的一个带孩子的妇女,大概是那种在家中相夫教子的主妇,而她的身边坐着一个背着书包的孩子,看样子是要送孩子上学。

    突然,妇女身边的孩子扯了扯自己母亲的衣服,说道:“妈妈,你看,怪物!”

    那女人本来盯着方衡,心中既恐惧又愤怒,就像被人给冒犯了一样,从老一辈学来的‘白人高高在上’的价值观被人给打破了,让她对方衡产生了难以用语言形容的憎恶。被身边的孩子拉扯衣服让这个女人心情更加烦躁,她转过身,却看见身后的街道中,一个巨大的身影在半空中停滞。

    这的确是一头怪物,一头长着人形,但是四肢和面貌却又与人类不同的怪物!这个怪物的手中还拿着一把巨大的兵器,就像是从地狱中跑出来的恶魔一样!它只是一挥刀,便轻而易举便将一辆红色的小车给砍断了,像是小孩子用小刀划开一张白纸。

    女人吓得尖叫起来,但是随后传来的爆炸声却又将她的声音给掩盖了,这条街道在随后的一连串的爆炸声中乱成了一锅粥。伴随着爆炸声,还有激烈的枪声,像是整个纽约的黑帮走在今天在街头火并了起来。

    在这个宗教信仰浓厚的国家,不论是遇到这种怪力乱神的事情,还是遇到灾难,所有人几乎在同一时刻都想到了一个名字‘上帝’!不管是受了伤哭嚎的人,还是战战兢兢看向身后的街区的人,嘴里都念叨着上帝的名字,有的是在祈求上的的保佑,有的则是在忏悔。

    公交车很不幸被堵在了后面,而它的后面还有更不幸的车辆。被堵在后面的一堆轿车纷纷疯狂按着喇叭。

    方衡冷笑这对司机说道:“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在这里停下来了——直接将车开到最近的警察局不是更好吗?像我这样的持枪暴徒,早该被关进去了,不是吗?你现在听我的建议,不算晚。”

    黑人司机点点头,但是随后又摇了摇头。

    方衡接着说道:“按照我说的做吧,再不离开这条街,你们就都走不了了。”

    方衡看着电脑中的画面,还有眼镜的镜片上飞快闪过的各种数据,满意地点了点头。他不参与战斗,但是并不意味着他就完全不在乎曹年等人的战斗了,事实上,他对于这场比试的重视程度,远远超过了参与者们本身。

    爆炸在继续,而整条街的人都开始了逃命,弃车逃跑的人不在少数,但是说来奇怪,却没有一个人将车开上人行道。

    司机这下是彻底愣住了,大概是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希望自己被关进监狱的罪犯。

    “你想要死在这里吗?”方衡对着司机吼道。

    将车开上人行道,那是违反交通规则的,也是十分危险的,但是在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去他娘的规则!肥胖的黑人司机把心一横,索性就听从了方衡的话。他连忙踩着油门,一下子将车开上了人行道,飞快逃命。

    那个最先发现‘怪物’的小孩儿透过车后的玻璃好奇而惊恐地看着后面,害怕那个怪物会追过来。而与此同时是,车内传来一声枪响,那个对方衡颇有冒犯的年轻人已经被一枪结果了性命。‘我讨厌猴子这个称呼,也讨厌香蕉’方衡看着死不瞑目的年轻人,和他已经被吓得失禁的白人同伴,眼中没有怜悯。

    车内的人又开始惨叫,他们这时候才明白,他们并没有逃脱困境!因为恶魔一直就在他们的眼前!方衡就是恶魔!

    今天是怎么回事?一群怪物在他们的身后大开杀戒,将纽约的街道变成了火海,而一个恶魔还若无其事地坐在公交车上,就在他们的身边!喂,如果你真的是恶魔,你倒是张开翅膀飞啊,还坐什么公交车!

    方衡从口袋中摸出白色的丝巾,擦掉了脸上的血液,他嗅了嗅献血的味道,皱起了眉头。‘嗅觉并没有失灵,而且闻到血液的味道,还是会兴奋的感觉,该死——’他自言自语着,突然却露出了痛苦的表情,脖子上的血管甚至都变成了可怖的红色,膨胀了起来。方衡赶紧从怀中摸出了一个密封的试管,这试管里面装着殷红的物质,像是血液一样。只见方衡拔开试管的塞子,将里面的东西一饮而尽,不过看他的面部表情,似乎这玩意儿的味道并不好。

    这个男人是在吸食人血吗?

    在这个电影文化逐渐兴盛的时代,鬼怪和魔物的形象也渐渐以图像的形式出现在人们的眼前,而非全靠大脑想象和脑补的文字了。不久之前上映的电影中,不就正好讲了一个恶魔的故事吗?电影中的场景和眼前的情况何其相似?所有人都心惊胆战,害怕自己沦为恶魔的下一个食物。

    看着众人脸上丰富的表情,方衡冷漠一笑:“不过是一群数据而已,竟然还像真的人一样,有点意思。”

    “你是上帝派来肃清人间的骑士吗?”一个牧师打扮的男子问道。

    在启示录中,曾预言会有四名骑着不同颜色的马的骑士来到世间,给人类带来毁灭。这些骑士,无一不是人类的噩梦和罪孽的化身。而一旦他们降临,那么也就意味着世界将迎来洪水灭世之后的又一轮毁灭。

    但是方衡没有回答,不,应该说是并没有理会这个牧师。这个家伙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手中的电脑上。画面中,轰然爆炸的汽车已经变成了火球,在街道上肆无忌惮地燃烧,而曹年和张杨的身影则鬼魅般来来去去,速度很快。曹年的手中握着虎彻,身边更是有两枚银色的飞剑穿梭,而张杨则拿着鲨齿剑,大开大合地攻击,鲨齿掠过,纵然是钢铁也要被撕裂,数量轿车已经造了张杨的毒手。至于使用远程武器的许诺等人,则藏身暗处,充分发挥出了自身的优势。就像张杨所说的,射手都是些猥琐的家伙,暗箭伤人!

    牧师站在众人的面前,在这一刻,他感觉到自己竟然是前所未有的伟大,竟然是如此接近主!因为他一个人,正以主的名义,庇护着身后的所有人,不管是黑人,还是白人···

    抱着圣经,握着十字架,牧师质问道:“或者你是恶魔?”

    在一部经典的电影《驱魔》之中,便有牧师驱逐魔鬼的说法,而眼前的这位牧师于电影中的那位装扮倒是出奇的一致,大概是基督教一脉相承的打扮吧,就像是道教的道袍,佛教的袈裟一样,几百年,几千年过去了,依然是那副模样。

    瞥了一眼这个拿着十字架,但是手却在发抖的男人,方衡却自嘲一笑:“就当我是魔鬼吧——”

    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心,‘这里的确藏着一个魔鬼啊’。

    周围仿佛末日,哭喊声和爆炸声不绝于耳,满脸裹着血污和鼻涕眼泪的人四散而逃。恐慌沿着纽约的街区蔓延,像是一场旷世的大火!

    而方衡却轻快地敲着键盘,像是一位钢琴大师。

    如果可以,现在该奏响新的篇章了,方衡心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