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网游小说 > 网游大相师 > 第四百四十一章 与夏天之间的姻缘

第四百四十一章 与夏天之间的姻缘

    而在左旸观察的过程中,那多七色莲花上面刚刚舒展开来的花瓣,却又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扭曲、逐渐枯萎了起来。

    甚至,最外围的几片花瓣很快就完全干枯,竟仿佛落叶一般脱落了下来。

    “这是……?”

    左旸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也说不上来到底是好是坏,却又无法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只能用神识眼睁睁的看着。

    花瓣就这样当着他的面,自内而外一片一片的扭曲枯萎,一片一片的掉落。

    与此同时,左旸忽然感觉到了一阵寒意……

    确切的说应该是他感觉到身体每一个部位的热量都在快速的被抽取,并且快速的向他的丹田位置汇集,使得他的丹田之内产生了一股无法言喻的膨胀感与灼热感,并且越来越热,甚至渐渐的竟有一些发烫了。

    这种感觉令左旸非常的难受,然而此刻他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咬紧牙关强行忍耐,希望这种感觉能够尽快过去。

    豆大的汗滴很快便自他的额头与鬓角流下,背心也浸湿了一片,但是他却感觉不到任何一丁点的温暖,反而越来越冷,即使已经将床上的被子裹在了身上,他还是冷的嘴唇不停的打着哆嗦,甚至呼吸的时候,嘴巴与鼻子里面呼出的其都会产生白雾。

    渐渐的,他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

    “应该不会是什么坏事?或许这是晋升天阶时的正常变化吧……”

    左旸依旧如此在心中安慰着自己,其实他并不知道这种情况是否正常,不过却能够确定晋升成为天阶相师肯定是不会诱发天劫的。

    他现在的境界或许对于许多普通人而言已经是神一般的存在了,但是对于高高在上的天道而言,却依然只是一个还没成型的婴儿,否则又怎会有“元婴”这一说呢?

    更何况,天劫根本不会如此温柔,那可是稍有不慎便会突破者粉身碎骨、魂飞魄散的大劫难……

    “唔……”

    这种难以言喻的痛苦仍在不断升级,饶是左旸耐力再强,也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闷哼。

    就在这个时候。

    丹田处那团令他抓狂的热流忽然紧缩了一下,随即便立刻仿佛爆炸一般猛然爆开,灼热感瞬间遍布左旸全身,仿佛要将他的身体撑爆。

    “呃啊啊!!!”

    左旸终于再也无法忍耐,一声无法自控的惨叫声终于爆发了出来。

    随即一阵眩晕感席卷大脑,左旸只觉得眼前一黑,便彻底失去了知觉,重重的倒在了床上……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师父!师父你在么?”

    “甜甜!甜甜你在哪……”

    “有人么?”

    无尽的黑暗之中,左旸隐约听到了一个熟悉而又慌乱的声音,这个声音不是别人,正是与左旸同处一室的夏天。

    “夏、夏天,嘶……”

    左旸用了好大力气才终于睁开沉重的眼睛,但是才刚刚一张嘴,就立刻感觉到自己的喉咙处那仿佛被火烧过一般的灼痛与干涩,以至于他的声音都带着沙哑与撕裂的声音。

    非但如此,左旸的全身上下也是一样的感觉,就连动一根手指头都十分困难,就更不要说翻个身或者站起来了……他也不知道昏迷的这段时间自己的身体到底经历了什么,但还能够醒过来,应该就不是什么坏事吧?

    “师父?是你么,师父?”

    听到左旸的声音,正精神极度紧张趴在这个房间内胡乱摸索的夏天总算是猛松了一口气,惊喜的叫了起来。

    她也就比左旸早醒了一小会,结果醒过来一摸就发现自己不知怎么的,居然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再加上她的记忆直到现在还停留在之前听到巨大的响动,忍不住跑过去瞧左旸房门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心中立刻变的更加紧张,只得一边呼唤着左旸与弟弟妹妹们,一边疯狂的摸索,想要搞清楚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

    这会终于听到左旸的声音,夏天又怎么能不惊喜,惊喜的同时,更是连忙向左旸声音传来的方向爬了过来。

    结果。

    “哎呦……”

    这不,因为尚且不熟悉这里的环境,她一不小心就撞在了前面的电视柜上,忍不住发出一声痛叫。

    “咳、咳咳!”

    左旸本想提前提醒她,但是张开嘴发出却是剧烈的咳嗽声,现在全身上下的疼痛感令他还没有办法完全掌控自己的身体。

    “师父,你怎么了?你生病了?还是受伤了?”

    因为刚才那一磕,夏天的脑门上已经起了一个红色的小鼓包,但此刻她却连揉都顾不上揉一下,连忙如同连珠炮似的语气关切的问道。

    “咳……我没事,你先别紧张,也先别乱动。”

    左旸总算略微调匀了自己的呼吸,这才艰难的开口说道,“现在我们在一家宾馆里面,你是被我带来这里的,现在……你还记得之前发生了什么么?”

    “我?”

    听了左旸的话,夏天先是愣了一下,好像在努力的回忆着什么,喃喃说道,“我只记得我好像做了一个梦,变成了一个……应该是皇妃吧,身上穿着特别漂亮的古代衣裳,一座宫廷里面跳了一种特别优美的舞蹈,一跳就是整整一天,换了很多个曲目,动作也几乎没有重样的,而我却一点也不觉得累……虽说这是一个梦,但是那些舞蹈的动作我直到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这种感觉就好像我本来就会那种舞蹈一样……”

    说到这里,夏天略微停顿了一下,又对左旸说道,“师父,要不要我跳给你看,这些舞蹈就好像刻在我的脑子和身体里,我只要想跳随时都可以跳出来,但是师父你是知道的,因为我生下来就看不见,所以从来没学过舞蹈,就连别人跳舞也从来没看到过,这真是一个奇怪的梦。”

    “很多个曲目么?”

    左旸诧异的问道,他记得戚夫人只在长陵遗址的汉高祖墓前跳了一曲而已,而且也就只持续了十来分钟。

    “是啊师父,这些舞蹈花样繁多,跳上整整一天怕是都跳不完,而且就是让我去学,我觉得没有许多年也不可能全部学会,可是现在我却有一种这些舞蹈就是我身体的一部分一样,相忘都忘不了……”

    夏天点了点头,也是一脸神奇的道。

    “难道……”

    左旸想起了戚夫人离开之前所说的话,她说要给夏天一些补偿,难道这补偿就是将自己毕生最擅长的舞艺都留给了夏天么?

    如果是这样的话……左旸看向了夏天的面相,命宫与财帛宫处的黄光依然存在,而且看起来又比之前强盛了一些……难道戚夫人留给夏天的这些早已失传的舞艺,便是开启夏天新人生的关键所在?

    “师父,你先别管我了,你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夏天却又打断了他,语气关切的问道,“我隐约记得之前你的房间里一直在涌出一股像是进了冰窖一样的凉意,我有些担心你,但是又不敢打扰你,就只能一直坐在门外的沙发上等你,后来你房间里忽然传出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摔碎了的声音,动静特别大,我吓了一跳赶紧跑过去敲你的门,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嗯,我没什么事,至于在你的身上发生了什么,我一会再告诉你。”

    左旸咧嘴笑了笑,说道,“现在你先待在那里不要乱动,也暂时不要与我说话,我需要先确认一些事情。”

    “好。”

    自打认了左旸这个师父之后,左旸虽然还未正式开始传授夏天任何东西,但夏天却也是乖巧的很,从来都不会忤逆左旸的意思,自然是乖乖待在原地一动不动,甚至连呼吸都尽量放的轻了许多。

    ……

    “……”

    安置好了夏天,左旸再一次闭上了眼睛,一缕神识探入丹田之中。

    那个由红色光点、红色线条和心脏组成的抽象的婴儿还是原来的模样,似乎在他昏迷之后并没有什么变化。

    但是……

    那多七色莲花却是已经彻底变了模样,它的花瓣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花蕊也彻底变了模样,似乎变成了一个淡绿色的……莲蓬?

    而在莲蓬之中,已经生出了4颗暗红色的如同石榴籽一般晶莹剔透的莲子,看起来就像4颗极为珍贵的宝石。

    “这是……在那七色莲花凋谢之后,终于结成了果实?”

    结合之前七色莲花凋谢的情景,左旸只能如此猜测,但是这4颗莲子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左旸却是一无所知,只觉得这玩意儿神秘的很,而且一定大有用处,必须好好的研究一番。

    除此之外,他还发现了另外一个情况。

    这个莲蓬上面,除了已经长成的4颗莲子之外,旁边还有一个小凹槽,而在这个小凹槽当中,还有一个比这些莲子小了许多,并且颜色也只是娇嫩的半透明白色的小莲子……看这样子,这些莲子似乎并不是固定的,还能够不断的生出来,只不过至于莲子成熟的时间,尚且需要他在以后的日子里细心观察才能够得出结论。

    如此想着,左旸便将神识拉近了许多,想要更近距离的观察这些莲子到底有什么用处。

    而就在他的神识靠得足够近的时候。

    “轰!”

    如同具象化的头脑风暴一般,他瞬间便有了一丝明悟。

    原来,这些莲子便是他用来为自己测算的能量来源,每一颗成熟的莲子可以为自己测算一次吉凶祸福,测算之后莲子便会被消耗掉。

    不过并不需要担心这些莲子全部用光,就像那颗小了许多的莲子一样,每隔7天便会有一颗新的莲子长到成熟,也就是说每隔7天他就能够增加一次为自己测算的机会……不过这些成熟的莲子长久不用也并不会永远累计下去,一个萝卜一个坑,这个莲蓬上面总共就5个小凹槽,即是说他最多也只能贮存5颗莲子,如果全部成熟了依然不去使用的话,也就白白浪费了多出来的为自己测算的机会。

    “原来是这么回事……”

    搞明白了这些莲子的使用方法与注意事项,左旸便算是终于明白了成为天阶相师之后所获得的能力与限制。

    至于是否还有其他的能力或是增强,暂时他也说不好。

    随后左旸又用神识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丹田当中的情况,倒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寻常的地方,也并未产生新的明悟。

    如此之下,左旸只得收回神识。

    “咕——!”

    刚刚回过神来,他就先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

    循着声音看过去,只见夏天此刻依然老老实实的坐在地上,却用两只手捂着自己的肚子,脸上则微微有些泛红,仿佛做了什么错事似的略显窘迫。

    “夏天,你饿了吧?”

    左旸笑了笑,开口问道。

    “啊?”

    夏天这才知道左旸已经醒过来了,那张小脸立刻通红一片,却连忙摇着脑袋道,“对不起师父,吵到你了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是因为……因为……”

    “没事儿。”

    左旸只觉得夏天这个样子很是可爱,同时也发现经过此番的休息,他的身体上的种种不适已经缓解了许多,于是便淡然一笑,伸出手来从床上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现在已经到了下午5点。

    即是说他和夏天基本等于睡了一整个白天,而且从昨天晚饭到现在,他们两个已经错过了两顿饭,换了谁也得饿了。

    “收拾一下,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我们应该去饱饱的吃上一顿自助,然后准备回家。”

    左旸笑呵呵的道,从床上坐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虽然全身上下的肌肉和关节都依然还有一些酸痛的感觉,但是已经比之前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好。”

    夏天听话的应了一声。

    不过在这之前,左旸却决定先拿夏天来试验一下自己的新能力,于是他凝视着夏天,心念一动便开始测算他与夏天之间的姻缘。

    一颗莲子随之消失,答案已经迅速出现在了左旸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