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8

    陆正点头:“不过已经是白骨了。”

    “都已经白骨化了。”李玉娇皱眉。

    她沉默了片刻,说:“那就一会儿出去了再看,里头的两具尸体还是要先弄出去才行。”

    “行,走吧。”

    甬道不长,很快就进入了密室。

    这间密室和外面的房间完全不一样,昏暗潮湿,又杂乱无章。

    因为存放了两句尸体的缘故,空气中隐隐还散发着一股子臭味。

    景仲嫌弃的从袖子里掏出来一块帕子,捂住了自己的口鼻:“好难闻啊。”

    不过他想了想,立刻就把帕子递给了李玉娇:“还是你用吧。”

    陆正暼了他一眼,什么玩意儿,就乱给别人用。

    不过李玉娇只看了一眼,就笑着拒绝了:“景寺正还是自己用吧,我用不上。这种气味我太习惯了。”

    景仲迅速的收回了手:“也好,那我自己用。”

    他又说:“这和外面真是天壤之别,你看看外头的屋子和房间收拾的多干净整洁,但是这间密室,猪圈也不过如此。”

    “也许这才是他真实的一面吧。”

    “那可真阴暗。”景仲说。

    他扫了一眼一旁的一张桌子,半干的墨砚居然呈现出暗红色,一旁未完成的画上也是红色的一片。

    他皱眉:“这应该是血吧。”

    “嗯,”李玉娇点了点头,“可以闻到明显的血腥味。”

    “真是恶心,没想到他是这样的人。真是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景仲如是的说着。

    不过他话音才落,陆正就呵呵笑了一声。

    景仲侧头看向他:“为什么这么笑?什么意思?”

    “呵,看你这般义愤填膺的样子,谁能想到刚才你还花了半个多时辰在那里欣赏那衣冠禽兽的画呢。”

    景仲翻了个白眼:“没完没了还。”

    李玉娇指了指前面:“就是这个,你们一人一个,给扛出去?”

    陆正面色不改,只是皱了皱眉。

    景仲张口就问:“哪个?我怎么没看见?”

    李玉娇深吸了一口气:“那你再仔细看看。”

    “你把灯给我。”景仲说着,就去接李玉娇手里的油灯。

    李玉娇把灯给了他,他便端着灯盏上前去查看。

    眼前两尊,怎么说呢?

    不像是尸体,而是像蜡像。

    而且还是穿着喜服的蜡像。

    景仲忍不住上手摸了摸:“李仵作,你确定这是方黄二人的尸体?”

    李玉娇点头:“千真万确。”

    “可”

    “没错。尸体表面被裹了厚厚的一层蜡。所以臭味也没有那么明显了。”

    景仲目瞪口呆:“还可以这样吗?”

    李玉娇嘲讽的笑出了声:“触目惊心吧。我也想不通,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样的人,他们或许曾经心理受到过打击,然后就加倍的把这些报复在不相干的人身上。这些人,往往还意识不到自己犯下的罪孽,死不承认。”

    “真是可恨!”景仲咬牙切齿,“现在尸体也找到了,看那个临山居士还怎么狡辩。来,灯你拿着。我和陆正一人一具给扛出去。”

    “没那么容易。”李玉娇皱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