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广场
叙利亚总督立即把士兵的欢呼看作想要破坏他的权威,质疑他的判断力。居鲁士立即把河水淹死他的马看作是故意谋杀。
塞内加对此类错误判断有一种解释:那是由于像居鲁士和皮索这样的人的精神中存在着某种卑下的品质。他们总是预料要受辱,其背后实际是担心自己有理由受到嘲弄。当我们怀疑自己是伤害的恰当的目标时,那就很容易相信确实有人或有东西在设法伤害我们。